设计对话 | “我为自己的年少疯狂买单”——访台湾著名设计师王平仲

撰文/何畅  王平仲,亲切随和如他,你可以直接叫他英文名Ping。如今的他已成为一位红遍大陆设计界的设计师,可谓是家喻户晓的“明星”。王平仲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和伦敦大学建筑系,从事建筑和室内设计近二十…

撰文/何畅
  王平仲,亲切随和如他,你可以直接叫他英文名Ping。如今的他已成为一位红遍大陆设计界的设计师,可谓是家喻户晓的“明星”。王平仲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和伦敦大学建筑系,从事建筑和室内设计近二十年,精通室内外建筑设计。他始终认为,建筑、室内到软装设计都是相通的。
  近几年,人们在电视镜头中记住了这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设计师,也开始利用各种途径关注和了解他和他的作品。王平仲多才多艺,自小深受各种艺术熏陶,绘画、音律、运动样样擅长。凭着温和亲切的气质和颀长的身材,他却并没有做演员,也没有做运动员,而选择了在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中演绎着他自己精彩而真实的故事。
设计师简介
  王平仲,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台湾东海大学。上海平元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PDS)创始人,设计总监。
  曾任PADS执行总监、英国J+W Architects建筑师、台湾苏成基建筑师事务所建筑设计师。
实时对话
  儿时学艺,叩开设计启蒙之门
  王平仲出生于台湾台北,由于父亲工作的关系,长期旅居海内外多国,熟悉中文、英文和西班牙文。六岁接触绘画和小提琴,参加过素描、水彩比赛和小提琴演奏会;九岁开始学习网球、游泳和足球,并进入英国学校足球校队;十二岁入选国中乐队,专任小号手,兼伸缩管、法国号等乐器,此外还擅长口琴、吉他和竖笛;同年,被选入校篮球队;热爱中国文学和英国文学,十四岁创作了第一部短篇小说;喜欢关于艺术和文学的活动,希望能在现实生活中实践实用艺术,因此高中时期便决心学习建筑设计专业。
  王平仲感激父亲“放牛吃草”式的教育,他想写一本书送给父亲。这本书对他来说意义很重大,亦有非常多值得纪念的事情。“我希望我的父亲尽早看到这本书,所以有点迫不及待。”
  回忆年轻时读书的时光,王平仲愿为自己的年少疯狂买单。提到大学最难忘的事,他的眼睛里满是回忆。跨入大学校门让他呼吸到自由的气息,不久他拥有了自己的一辆跑车,与朋友一起飙车感受风驰电掣的感觉最为刺激。东海大学是一所具有教会背景的学校,在众多台湾大学中圣诞氛围最为浓烈,因此很多人会在每年的12月24日蜂拥地跑到东海大学过圣诞节,整个学校都布满了人潮。王平仲参与策划了一场另类的圣诞party,吸引了开系以来最多人参加,也让更多人认识了才华横溢的他。

【PChouse】从小接触艺术,什么时候迷上设计的?
【王平仲】广义的说,很小的时候开始学画、学音乐对我来说已经是设计的启蒙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互相联系的;窄义来说,我是17岁上大学的时候,才开始学习设计。
【PChouse】大学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王平仲】我觉得刚跨入大学校门是我最难忘的时刻。因为母亲对我的管教比较严格,小时候的生活比较压抑,进入大学就相当于解脱了、自由了,是完全自己做主的时代了。我也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比如说用跑车飙车,自己举办一些圣诞party等。

【王平仲】举办party也是一种设计,要考虑到吸引什么样的人群来,需要什么样的环境、音乐、要怎么布置,规划动线,让人真正感受到圣诞节狂欢的气氛。当时我们花了一些时间从硬件和软件上进行特殊设计,办了一个超级疯狂的圣诞party。当年我们大学时代疯狂的事情太多了,捉弄老师,翘课啊(笑)。
【PChouse】对校园有没有特殊的情感?
【王平仲】我蛮想回到学校去教书的。其实我的兴趣很广泛,想做的事情很多。老师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很神圣的职业,他对学生的影响力很大。因为我自己也经历过这个过程,曾经我的成绩非常差,因为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会有很多不适应,但我遇到很好的老师,他没有放弃我,而是用引导的方式不断启发和鼓励我。其实我觉得这个社会也是一样,有很多人是需要帮助的,我们永远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被帮助的群体,这样的社会才会越来越健康,才可以达到真正的和谐。
  为了弥补遗憾,与伦敦说“再见”
  1999年,王平仲离开台湾前往英国伦敦大学(UCL)建筑设计系攻读建筑硕士,并师从世界建筑大师PETER COOK学习前卫建筑设计。伦敦留给他的印象是最为深刻的,在那座浪漫的城市,时刻都会发生浪漫的事情,甚至有时天气也会来一个浪漫的玩笑,“当你漫步在伦敦的街道上,可能会从大晴天突然下起雨来,这个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甚至不用带雨伞,在路边等个五到十分钟雨就过去了。”
  当熟悉一个城市的味道时,特别是工作生活多年的城市,选择离开她总是一个重大的决定。王平仲很少和别人提及为何离开伦敦,答案很简单,为了家人。爷爷的过世令他十分悲痛,甚至噩梦连连,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深深思考了一夜后,第二天他买了一张到上海的单程机票,随后递交了辞呈。“人生不能有遗憾,有些遗憾发生了,就要想办法去弥补,这个弥补永远是有机会的。但是必须做决定,一个不能拖的决定。”平静地处理好在伦敦的事务后,带着责任感,他回来了。

【PChouse】游历过很多地方,最喜欢哪座城市?
【王平仲】其实我每个城市都很喜欢,因为风格都不一样。如果硬要挑一个城市,过去是伦敦,因为在那边生活、工作、学习过;现在的话,如果没有雾霾,最喜欢上海。

【PChouse】在怎样的机缘下,选择了在伦敦大学攻读建筑学硕士?
【王平仲】选择英国伦敦大学学习是一个意外,我是准备报考美国学校的,但是当时报考美国的学校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英国的学校还来得及,所以匆匆忙忙地准备好,没想到申请的学校也不错,就到了伦敦大学(UCL)念建筑硕士。
【PChouse】2002年又选择回到上海工作,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做了这样的决定?
【王平仲】从小到大我都会去很多不同的地方居住,每次到一个新环境时都会欣赏她的优点,没有想过什么时候会离开。我到伦敦的时候,一切的状态都很好,包括求学、工作的状态。而且我很喜欢那个城市的氛围,还有当时所在公司的一些项目。
【王平仲】爷爷过世对我来说,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打击,他是我们家最重要的长辈。到台湾操办好后事后,我回到伦敦继续工作,但是后来整整半年的时间都在做噩梦,很想念家人,非常难过,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四处漂泊,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王平仲】为了和家人更近一些,我决定回来。人生不能有遗憾,有些遗憾发生了,就要想办法去弥补,这个弥补永远是有机会的。但是必须做决定,一个不能拖的决定。当时我花了半年时间去思考,当天晚上想清楚后,第二天早上到公司正常上班,中午买了一张伦敦到上海的单程机票,回到公司就提交了辞呈。我还记得我到上海的日期是8月18号,离开伦敦是8月17号。我不想待在台湾,所以当初选择离开台湾。即便这样,但我还是希望回到一个可以离我的家人近一点的地方。
  删除自己的影子,让空间讲故事
  受四期公益改造节目的影响,很多人以为王平仲只是一名室内设计师,然而在十多年前,他已经开始接手各种有关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的项目了。对于设计,王平仲说:“很多人觉得,设计是一个很专业的行业。但对我来说,设计是一个大杂烩,是一种杂学,甚至是一种哲学。”他认为建筑设计本身是一门涵盖室内、硬装、软装设计的应用艺术,随后慢慢延伸、越分越细。建筑设计是为了解决人居住的问题,这些都离不开一个核心——人,包括人的尺度、生活方式、生活态度、喜好,如何和环境进行对话交流共处等。所以这些都是很扎实的应用艺术,是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王平仲不太喜欢太复杂的东西,公司取名“平元”就很简单,除了包含他的名字“平”外,“元”字更是一种使命,“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我们所做的任何一个设计,只要是一个新的设计,对我来说它都是从零开始,而不是轻易地从以前的案例复制过来的。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做任何一个设计,面对新老业主,对我们来说都是全新的。我们做设计的态度也是如此。每个设计都是从零开始,把以前学到的和累积的东西再回到原点重新打破一次,一个低的起点才有办法吸收更多的东西。我觉得设计就是一种创新。”

【PChouse】带有小女生幻想的《高跟73小时》、由五位喜欢美食分享的台湾太太开的《七巧巧克力》两个项目广受好评,您是怎么把握女性的审美观点或者消费心理的?
【王平仲】其实我没有刻意地去迎合女性或者男性,我会比较倾向听业主的故事,其真正的梦想是什么,想做什么样的东西,然后把这些进行过滤。这些东西不是从脑海中既有的画面复制出来的,而是需要被重新排列组合的。
【王平仲】对我来说,很多东西不是想象的,而是根据业主描述去了解客户本身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希望把她/他投影到设计的作品里,让业主不知不觉地参与到设计中。我希望这是通过双方努力设计出来的作品,而不是我个人的创作。这些背后的故事是创作的灵魂,作家会因这些故事编写成文章,而设计师会因这些故事呈现出作品。空间本身就是会说话的,当你进入这个空间时,会隐隐约约感受到故事开始慢慢向你诉说。如果没有灵魂的注入和影子的呈现,这也只是一个漂亮的空间,客户和客人进来是无法感受得到的。

【PChouse】我们去高跟73小时和七巧巧克力店时,确实感受不到设计师的存在。
【王平仲】我并没有想把自己放进去,就像看一部著作一样,我们很难想象作家是长什么样子,曾经经历过什么等。这才是成功的作品,只有这样,不同的读者才会有办法诠释这部作品,才会留有空间给读者自由发挥。空间设计也是一样,当设计师在作品中删除自己的影子后,才有办法让进来的人产生更多的想象空间。
  伸张“居住正义”,用作品来呐喊
  王平仲参与了两期“非常惠生活”,两期“梦想改造家”的公益改造项目,在辛苦的作品的塑造过程中,他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让每个人都生活的有尊严”,当委托人给予一个感动的拥抱、留下幸福的泪水时,王平仲做到了。
  “这不是一个商业项目,只管漂亮就好了;这也不是一份合约,把条约上的条条框框执行好就可以了。它没有任何的规定或者设限,当你手上的权利可以大到这种程度,才是最有挑战性的时候。当它是纯公益的时候,你没有收设计费,而你只是希望通过作品帮助和告诉别人,其实你可以过得更好。这句话的份量是很大的,我们必须要用作品来说话,所以心理压力也是很大。”

【PChouse】这些改造类的案例中,做空间设计需要关注的重点在哪里?
【王平仲】我们在做空间设计有两点是很重要的。第一个就是空间里面的配置比例合不合理,只有当比例切割合理,整个空间才是舒服的;第二个就是动线,不管是水平向还是垂直向,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两个是空间设计的基本因素,其他颜色搭配,软装等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了。尤其在小空间中,空间的分配要看动线。怎么样把动线设计合理化,尽量去缩短,空间自然就释放出来了。

【PChouse】谈谈最近的“万科驿”青年公寓的设计吧
【王平仲】在参加这个设计案之前,我有花一些时间去做调查,发现是时候去做这件事情了。因为这两年有很多开发商开始做青年公寓,小户型公寓、长租式公寓等,这个其实是供需问题。尤其在国内一级大城市普遍缺乏“居住正义”。很多人来到一个城市是没有居住空间的,居住需求是很紧张的,居住是人最基本的尊严,我觉得这是急需解决的很基本的问题。在繁忙的工作中,大家似乎会不自然忽略掉生活的很多细节。当政府没办法满足群体需求时,有企业、有开发商愿意站出来做这件事情,我觉得是值得鼓励的。

【王平仲】做了研究和调查之后,我觉得这个项目是可以帮助城市发展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愿意做这样的设计案。根据居住面积调查报告,人均住房居住面积17.5平方米。而这些人均居住空间如果划掉公共空间再分摊下来的话,实际上会比17.5这个数据还小。万科这个项目有个很有趣的地方,就是把所谓的公共空间变成大家的空间去共同使用,像公共厨房、餐厅等,同时还配备了商务中心、运动空间、洗衣房等。当这些青年公寓都开始具有自己的特色时,就可以让暂时买不起房的年轻群体除了在工作外,就不用花费太多的资金和精力去购房或者打理生活空间,这是解决一定数量年轻人种种窘迫的方式。
【PChouse】您经常说”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设计”,这跟您的性格有关吗?
【王平仲】当然,因为强迫症。譬如说我今天到了这个地方,很多东西我看到了,如果有很多缺点,我不能假装没看到。其实做设计也是一样,在设计的时候会看到很多不完美的地方,那你会问自己“这个已经足够好了吗还是需要再完善”每个设计案都会有自己的时间节点,我们会尽力把每个设计案都做到最后一秒,真的到了时间我们才会停下来,花更多的时间做更多的尝试。
  当年轻人很棒,不必太老成
  除了设计本身外,王平仲经常出没在各种所谓“跨界”的场合,有和音乐艺术的碰撞,有和学生的讲座分享,或许他还会参加设计师篮球队吧!近期,王平仲与音乐人黄国伦做了一个关于音乐和空间上的分享。王平仲说:“跨界合作是一种很快乐的分享。做空间设计其实就是一个画面,这个画面就是凝冻的音乐,音乐是一片又一片的表情符号,它是不断流动的。建筑本身也是一样,它是一个凝冻的画面,两者之间的关联就是动态和静态的结合。”
  在手工工作间,王平仲收藏了各种古董家具及手工艺品,他喜欢在这里做一些研究,《夹缝中的家》中的盆景和灯饰都是他用旧青砖和老木头DIY设计完成的,他还希望以后做些家具设计,珠宝设计,一些深入民心,看得见摸得到的产品。王平仲喜欢互相交流的过程,乐于把案例拿出来与他人分享。他希望在分享的过程中得到反馈,同时,也可以从朋友和学生那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PChouse】最近“对不起,请先付费再设计”的话题成为热议,您如何看待?
【王平仲】我觉得是合理的,是所有设计朋友的心声。在国内,由于设计行业的起步比较晚,很多人都没有重视这个行业,觉得做设计就是做工程,设计就是两张图纸,并不需要什么费用。其实这个是误区,设计的力量是很大的。举个例子,一个很差的设计和一个施工品质超级好的工程搭配起来,做出来的成品仍是不及格的。但是,一个好的设计跟一个一般的施工品质搭配起来,就会远远的超过及格水平。所以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满足人在空间里面的需求。设计的价值是很大的,如果你愿意花两三百万甚至是一千万去装修一个房子,但却不愿意付设计费,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一位优秀设计师的培养是很困难的,所以当然要付合理的费用。如果设计师不收取合理的设计费用,那工程中间很多人会趁乱偷工减料,最后倒霉的还将是业主。收取符合设计价值的设计费,在工程上非常严格的进行监工,这样对业主来说才是最好的事情。
【PChouse】您觉得自己最好的设计作品是什么或者说没有答案吗?
【王平仲】确实是没有。事实上,好的设计师都希望做一个最满意的作品。可能我刚刚设计完自己的家时,会觉得那就是我最好的作品,这有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历练少,又或者是做这个设计时很自我,但是做完之后这股热血就会冷静下来。因为在做一个项目的过程中,你总会看到很多缺点,像前面说的‘设计无止境’一样,脑海中总是有很多画面感。这些问题就会在脑海中不断循环,每完成一个作品就一直很挣扎,所以就会期待下一个作品才会是更好的。

【PChouse】会再改造一下自己的房子吗?
【王平仲】空间就像人一样,会生老病死,会逐渐的衰败,是一个自然的过程。随着年纪慢慢地变成熟,看东西的角度也会有所不一样。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房子里面会有纪念的价值,有岁月的痕迹,所以真的要动手改动的话,可能还是会有点舍不得。
【PChouse】设计新生力量开始迅猛发展,对他们有什么建议或者忠告吗?
【王平仲】其实我近两年看到很多好的年轻的设计师开始崛起,这是很棒的一件事情。我的建议是可以更大胆地去尝试更多的东西,不要太老成,当年轻人很棒,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优势,应该尽量地把自己的优点发挥起来。不要一味地跟随老一辈的步伐,因为时代也在发展,他们才是设计界的希望,所以并不需要刻意将自己变得老成。

【采访手记】王平仲无疑是一名高智商、多才华的设计师,与他的聊天会不知不觉被带入到一个充满空间感的建筑世界,那个空间结构清晰、动线明确。王平仲好奇心很强,喜欢尝试和挑战新的事物。在他眼里,灵感是永远不会枯竭的,发现创意和实施设计如同谈恋爱一样,是双方选择的过程,只有彼此了解了对方,才能达到设计与创意之间的“身心契合”,最终呈现出更完美的作品。王平仲正在从事着将设计力量植入人心的事业,是事业,更是梦想。无论是工作中追求完美的他,还是认真生活的他,一直都很真实,正如他的作品所表现出的真实的设计态度。
长按下面二维码
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计圈那些精彩事儿一网打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