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豆豆|清晨,我走在陈村街道

新婚快乐编者按:今天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作者新的美文发表时间,又是作者新婚大喜日子。文章放在今天发表,既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祝福。《雍州文学》平台祝作者伉俪: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

新婚快乐编者按:今天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作者新的美文发表时间,又是作者新婚大喜日子。文章放在今天发表,既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祝福。《雍州文学》平台祝作者伉俪: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踏着星期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我来到了上班的地方——陈村镇。今天是农历四月初五,正是街道设“正集”的日子(每个月的农历单日卖东西的人多,叫正集;双日人少,叫背集)。七点是我逛街的始点,陈村车站亦是我逛街的始点。
走在街道上,你能看到卖油饼的主儿已经忙碌地擀着圆形面饼,当每一块面饼放进热油锅,发出“嗞啦”一声时,你准能想象到酥脆的油饼的外皮在嘴里发出“嚓嚓”的声音。不过,我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油饼,而是一碗浇了喷香油泼辣子的豆花泡馍。虽然我的个子小,但胃口大,一大份豆花泡馍才顶得住上午所有活动的能量消耗。这店家是夫妻俩,男煮女侍,配合非常默契。我付钱的一瞬间,心里默唱起了“你耕田来我织布”的黄梅戏曲。
美味过半,后桌来了几位中年大汉,他们一落座便讨论着这几天赶集什么水果走量多、赚钱快,一会儿谈西瓜,一会儿谈苹果,或者香蕉,从那自信的谈论中听得出他们是常年干这营生的主儿。
圆脸大爷带上自己的孙子也来吃早饭了。“哎,你这饭量哟,让人着实担心么,这么大了,不肯吃饭么,把这没辣子的白汤多喝点儿,这一块儿豆花给你吃。”我羡慕地朝这爷孙俩看了一眼。曾经的祖父也是如此待我,用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孙儿要吃我的指头肉我都给她吃呢!”虽然这话过于夸张又荒诞,但爷孙之间那种隔辈之亲是难以用文字来表达的。倘若我的祖父尚在,他应该比这位圆脸大爷更加疼孙子。
饭毕,时间充裕,我漫步在街上,想多赏几眼这为数不多的早集。真有:卖苹果的摊、卖五金的摊,卖被罩、门帘的摊……陆陆续续都开始一天的营生了。骑着三轮车子的大爷照旧与他修鞋、钉鞋、配钥匙的大小工具为伴来到了街道,卖荞面凉粉的而立青年也从容地唱出自己的叫卖声:“荞……面……凉……粉,凉……粉……刮……刮。”就这样一直重复着,一直串着每一条街巷。
农忙即来,勤劳的庄稼人趁着闲时也不忘赚点过日子钱,农村夏收必用的扫帚也摆在了两树之间的粗麻绳上,从梢头斜射过的光线一闪一闪,像是依着节拍跳着清晨舞曲;木锨,一个个修整得像精美的艺术品,陈列在扫帚旁边,在我看来,扫帚是软工具,代表了妇人,木锨是硬工具,代表了男人,这两种工具放在一起,是最和谐不过的。
学校后崖上的鸟鸣声提醒我工作地到了,便收回漫游的思绪,和学生一样排队、测过体温后,迈进了校园,开始一天的工作。
作者简介

高豆豆
90后小学教师,毕业于宝鸡文理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热爱生活,以文字修身,以书法养性。
推荐阅读
●高豆豆 | 写给2020年情人节的你●高豆豆|刘秀花买针【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