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新秀】朱红苹: 娘的辛酸,只有她自己能体会 【散文】

————————————朱红萍,女,银行职员,66年生人,本人性格热情开朗,待人友好热忱,热爱文体活动,喜爱文字,爱阅读。 娘的辛酸,只有她自己能体会文/朱红苹前天,娘的生日,八十大寿,娘的娘家人一行…

————————————
朱红萍,女,银行职员,66年生人,本人性格热情开朗,待人友好热忱,热爱文体活动,喜爱文字,爱阅读。

娘的辛酸,只有她自己能体会
文/朱红苹
前天,娘的生日,八十大寿,娘的娘家人一行近二十多人,他们从老远的乡下赶来,提的提鸡,提的提鸭,搭的搭土特产,欢声笑语,前赴后拥的挤进娘的大门,别提有多热闹了。
娘舅说,娘今年满八十岁,不容易,他们几姊妹也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也想利用这次娘生日的机会,老姊妹聚一聚,看一看,说说知心话。
话题一打开,尽是回忆,回忆他们小时候,我外公死得早,小脚外婆为了生活无奈改嫁他乡,几姊妹曾饿得晕死过几回,虽然听娘讲过百十余回,但还是为他们的苦难遭遇唏嘘不已……

娘的辛酸泪,她说只有她自己能体会,从娘肚子里一跟头打出来就没过个什么好日子,三岁死父亲,不久母亲改嫁,后来又把她过继给别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几岁就里里外外一把手,上山砍柴,下田割麦。后来长大嫁人,因为父亲家的成份不好,遭下放,还常挨批斗,母亲精神也常受刺激。父亲因长期积劳成疾,四十出头便撒手人寰,一命归西,那时年长的哥哥11岁,我和姐姐才几岁。
幸好我们三姊妹,在娘的羽翼下没有遭过什么罪,吃过什么苦,吃苦受累的是娘,那时候娘在乡政府工作(以前叫公社),吃住都是和农民群众一起,工作非常忙,没有日夜,晚上还经常开会到深夜,没有时间照看我们。但是娘下乡前都会把几天的衣食往行给我们安排好,才会放心地去乡里。娘那时候跟我们讲:你们的父亲成份高,去世了你们又没有救济,我们几娘母要自力更生。就是那时候娘教会了我们几姊妹做饭、种菜、挑水、上山砍柴……那时我们自己还喂养了好多只鸡,娘一出门还会交待叮嘱我们摸鸡屁股,因为要看看哪几只鸡会当天下蛋,要做到心中有数,不要遗漏了鸡蛋数目。
记得那时咱家不缺时令蔬菜、不缺荤,生活虽然艰苦,但也还过得蛮快乐自在的。曾有娘的同事惊奇的问:朱主任,你是怎么搞的呀一个人带几个小孩,日子还过得蛮不错的。现在想想,是咱们的娘会安排、会划算,才不至于让我们受苦遭罪。我娘常说:吃不穷,穿不穷,不会划算一世穷,还真有点道理。

娘的人缘很好。那时候,娘告诉我们:左邻右舍,娘的同事、领导都很关心、关照我们,时不时还会接济一下我们母子几人一些粮食或衣物。我想,那时如果没有大家的关心关照,就算我娘再有本事,日子也肯定会很难熬很难熬的。因此,娘时常告诫我们要常怀感恩之心,直到现在那些个恩人时常让我们想起……
母亲是个善良的人,管教我们也很严厉。记得有那么一次,不知是因为饿了还是因为好玩,我和姐偷挖了公社食堂的两个红薯烤来吃,让娘知道了,娘坚决要求我们必须向公社食堂师傅承认错误,教育我们不是自已的东西不能拿,看起来事情虽小,却让我们懂得做人的道理。
她时常教育我们要严于律已,宽以待人。我清楚地记得娘跟我讲过:娘是干部,你们就是干部子女,要在人前做好榜样,不要给娘丢脸。还教导我们尊师重礼知进退,教我们做人要诚实,要与人为善……

说到诚实,又想起一件事情:有一次期末考试,哥的数学考得不好,卷面分68分,哥用挖补把它改成了88分,被娘知道了,好一顿教训,说做人要诚实,不能虚假,学习要靠自己平时的努力——这件事多年以后变成了我们姊妹之间的一个笑谈……我们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待子女当严则严,当心疼就心疼,从不骄惯孩子,她说,孩子不让冻着饿着,知道懂得道理就行了。
记得父亲走的时候,我们的娘年芳三十八岁,我母亲年轻的时候长得非常漂亮,追求者甚多,但娘为了我们,只想一心一意带我们三个,她说怕别人不待见她的孩子,她宁肯自己吃苦,也不想委屈了孩子。
父亲走的时候,还有我的爷爷、奶奶(我娘过继给她姑母,我们叫奶奶),同在一年过世,一年家里死三个人(中间只相隔两三个月时间),都是由我娘一个人亲自操劳(我娘过继,家里只她个孩子),那时候,我娘身边还带着我们几个年幼的孩子,换了别的女人,是不是哭都来不及可是我娘没有,还把她的几个孩子拉扯得很好,老人也风光下葬。我真的佩服我娘,不光是我,认识我娘的,还有我娘单位上现在健在的一些同事都还在夸她,给她竖大拇指,说我娘是一个做事泼辣、精明能干又漂亮的女强人!

后来我们长大了,结婚生子了,娘还是象从前小时候那样照顾关心爱护着我们,又帮助我们几姊妹带小孩,还每天换着花样给我们弄可口的饭菜。娘的拿手菜一一鸡肉、红烧肉弄得最好吃了,那香酥入口的美味叫我们回味无穷。娘还会做很多美味干菜,她做的风味豆鼓不知要比老干妈的吃味强去多少倍;娘还会做酒,酣甜入口好畅快……有娘,我们好幸福!
我的娘,最让我们过意不去的就是我们的那幢自住私房的修建,都说修屋要吃屋大的亏,我们的房子的两次新建,都凝注着我娘的辛劳和汗水,她怕影响我们的工作,基本上一人包揽了建造时的找土地、拟图、动工修造前的试算,找人装电、接水、施工地的招呼等繁杂事情,甚至经常自己充当泥水小工。她精打细算,各个细节都想得非常周到,真的就象一个大老爷们一样,有时一个男人也未必能做到她那样,她真的是我心中的女中豪杰!
现在,我们的娘亲老了,身体有病了,我们大家都很关心她,尤其是我的姐姐、姐夫他们挑起了照顾娘的重担,让娘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我们真的好感动,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娘的有生之年,我们要把她好好孝敬!!!
2017.06.2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