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秀民 乐俊峰】丰盈厚重 哀绝凄美 ——读马琦长篇小说《远方》 文 / 闫秀民 乐俊峰

丰盈厚重哀绝凄美——读马琦长篇小说《远方》文/闫秀民乐俊峰一口气读完马琦的长篇小说《远方》,一种丰盈厚重的历史深度与哀绝凄美的爱情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我们。小说的主人公叫林木,他个人的悲剧命运深深地打上了…

丰盈厚重哀绝凄美
——读马琦长篇小说《远方》
文/闫秀民乐俊峰
一口气读完马琦的长篇小说《远方》,一种丰盈厚重的历史深度与哀绝凄美的爱情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我们。
小说的主人公叫林木,他个人的悲剧命运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作者将励志勤奋,才华横溢,人性纯美,爱情执着的林木放在两个时期的不同的政治生态环境里进行刻画。
作者先从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社会背景切入故事,在灯红酒绿,官场价值观严重扭曲的目下,林木作为国有企业南方驻西江分公司的副经理,他不与世俗的官盗们同流合污,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状告分公司总经理苏冉贪污公司二十九万八千元公款的犯罪事实。然而,他的正义之举,并没有得到南方总公司的赏识与任何认可,而是被南方总公司派来的康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污蔑他是破坏公司长远发展的所谓“内鬼”。在康总轮番轰炸式的贿赂下,公司的政法书记,西江市批捕处的李处长,王检察官,还有西江市最富盛名的徐律师,看守所的刘所长,南方公司的所有官员们都在利益链条的驱动下,肆意妄为地践踏法律的尊严与公正。在徐冬律师的高智商操纵下,他们集体作弊,捏造事实,罔顾法律,终于使该判十年以上徒刑的苏冉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在官盗横行,恬不知耻的一群老虎面前,林木看不到正义的力量。他逆流而动,抗颜为师的结局是让读者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戚绝与悲哀。
是非颠倒,指鹿为马的贪婪者,个个在竭力保全一个蛀虫的命运。其实,他们人人都是贪官,个个都是蛀虫。作者把林木的命运放在这样一个典型的社会环境里,让他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这不能不说是作者对现实社会邪恶势力的绝妙讽刺与尖刻的抨击。
在权大于法的怂恿下,苏冉法外受恩了。而状告者林木却在无望与挣扎里迎来了自己人生更为痛苦、纠结,无奈,伤情的牢狱之灾。小说自然而然地转入了第二大悲剧情节的叙述。
因盗窃尸体罪林木被绳之以法了。故事情节的推进,把林木置身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
“十年浩劫”刚刚结束。中国社会的政治生态还是春寒料峭。物质生活的极度困乏与精神文明的一片荒漠,使人们的价值观,世界观固步自封于愚昧与落后,野蛮与肤浅,庸俗与势利里,不能自拔。
而我们的主人公林木,做为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贫下中农”的儿子,偏偏与干部家庭的拥有商品粮户口的城里同学林卉相爱了,而且爱的昏天昏地,死去活来。
一对恋人,在荒凉的精神荒原上找到了共同的话题。那就是互相交换因绝望而死的语文王老师留给他们的精神财富——书籍。
他们的爱,既纯情动人,又小心翼翼。城市与农村,高贵与卑微,计划经济时代营构的等级与门第观念,是一把无形的软刀子,它深深地刺入了两个追求真爱的年轻人的骨髓深处。他们的爱遭到了林卉父母亲的强烈反对。试想,一个农村的农民的儿子怎能与一个将来有工作有前途的城市女孩结为伉俪?!他们的爱情注定是悲剧。即就是林卉身患类风湿心脏病,父母也不愿意把她嫁给林木这样一个穷小子。
挑战世俗的结局就是被世俗碰的焦头烂额。林卉的父母亲也许压下了林木所有写给林卉的爱情诗笺,最后林卉与一个城里人结婚了。爱情的憧憬变成了肥皂泡。
在这里我们要强调的是,即使在林卉的鼓励下,林木考上了大学,改变了自己的农民地位,两人似乎在寻找到了身份的对等点,然而,根深蒂固的思维它恒植于一个落后民族的某些人的灵魂深处,生活以固定的思维继续维持着尊贵与卑微的评判秩序,一个土包子考上大学又能怎样?你的根还是贫穷与无社会地位。来自骨缝里的鄙视与看不起让城市的文明拒绝了乡下的所谓一成不变的低俗。
事实上,不难看出林木的爱情伤口上烙着的显然是一个时代的价值印痕。
林卉死了。真爱失控的林木选择了终生不娶,他关闭了爱情的大门。
他的爱情遭受这个社会不公平价值观的虐待,撕裂,蹂躏后,他选择了畸形的崇高与死心踏地的守卫。我们的主人公,偷偷地掘墓,偷盗心爱人的尸体,让林卉的骨骸永远陪伴他的余生。
就读者而言,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灵魂被社会扭曲的凄美式变态。主人公在林卉的坟墓前焚烧了爱的诗笺,但是,这一把火却点燃了自己永远无法释放的挽歌与呻吟。
是的,主人公从贫瘠土壤里成长起来的善良意识,注定他不同于现在的贪官污吏,他选择的用一辈子的生命守护无法复原的爱情,很值得今天的”情人族“们深思。
以上是我们对《远方》的情节的两个维度的简单感悟。就情节而言,我们认为小说是十分成功的。
另外,我们还想从一下几点谈一谈对小说艺术性的看法。
一、小说框架构建合理。
评论家说过,世界上最美的文章结构就是写两例不雷同。如小说《警察与赞美诗》,主人公想坐牢,但干尽坏事却坐不了牢。当善心发现时,警察却要带他进去。再如,《项链》的结构就是女主人借项链舞会上的一时荣华和舞会后十年还债的凄苦生活,来揭露资本主义社会的虚伪本质的。马琦的小说结构也是如此:两个政治生态环境,主人公就在这两大广阔的环境里完成自己的悲欢离合的故事。作者就在这样的典型环境里塑造自己笔下的典型人物。
二、小说有深沉内敛的历史厚度。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十年浩劫刚刚结束,到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后的2008。小说将一个普通人物的命运交给厚重的历史岁月,让主人公在历史的沧桑里或哭或笑,让主人公见证历史的伤疤和个人生存的困惑与危机,这种立意可谓目光高远。
三、小说的人物形象与性格鲜明,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如苏冉的贪婪,色厉内荏。如康总的卑鄙,无耻与左右逢源。如徐东冬律师的玩忽职守与道德沦丧。如王检察官的老奸巨猾。再如林卉的既大胆又懦弱的性格,再如林木的倔强,痴情,正义的单打独斗。
作者调动了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细节描写与心理展示,语言描写与正侧面烘托等等手法,使笔下的人物形象活灵活现,生动,活泼,立体。
四、小说的语言风格既规范又独到,给读者很美的审美刺激。
作品的语言采用的是特别规范,标准,流畅的现代汉语,中间夹插着大量的精美含蓄的诗句,使读者读起来毫不别扭,没有任何阅读障碍。使人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才气与驾驭中国语言的高超能力。
五、暗示手法的匠心独运。例如,王老师的自杀,折射出十年浩劫引发的后遗症,对普通个体追求者的戕害。再如,林木买彩票中奖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情节描写,无情地鞭挞了在价值观极度扭曲的时代,那些浮躁,趋利的用不正当手段来占卜自己命运的群体。
六、小说的社会价值积极。
小说拟通过小人物的命运的沉浮,告诉人们:一个时代的风清气正,对于社会正能量的体现乃是必不可少的。个人的命运,是时代的许多负能量的投影。可谓发人深省。
最后谈几点不成熟的看法,与作者商榷。
(一)揭开伤疤,是为了治病,不仅仅只是为了引起疗效的注意。小说里的坏人在结局里没有看到惩罚,有点遗憾。建议让主人公在去远方的路上突然看到一条消息,南方公司的所有贪官被一网打尽。
(二)序言里卖给我故事的人,在我小说首发仪式上或者其它合适的场合建议亮相,以照应开头。
(三)小说除了开头的肖像描写外,其它地方很少,大量的白描可以节约文字,但是生动传神就显得稍嫌不足。
总之 ,小说在环境设置、情节推进,人物形象塑造,语言表述,主题创意等方面,营构地特别成功。作品虽然还有些许瑕疵,但瑕不掩瑜。我们认为小说《远方》的确是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我们期待马琦的这部力作早日与广大读者见面。
2019年4月28日于石坡
彩虹律师马琦档案
马琦,男,1961年10月出生。1984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法学学士。1985年就开始从事律师工作,至今已执业31年。现在系陕西彩虹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主任、执业律师。
在马琦31年的律师生涯中,他办理的大量案件,使他在当地成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律师。他于2000年合伙创办了陕西彩虹律师事务所,陕西彩虹律师事务所先后被评为法律服务先进单位;他本人被市司法局表彰为优秀律师。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马琦在35年的创业打拼中出来都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文学事业。著有长篇小说《远方》。同时,他以爱故乡的大爱情怀,默默地支持故乡的文学事业。
联系电话:18691419966。
作者简介:闫秀民,原号三无轩主人。现号五味子。市县诗联散曲协会会员。有作品在报刊或网络平台发表。
作者简介:乐俊峰,微信名,兰馨草堂。陕西洛南人,文学爱好者。《禹平文学》公众平台主编。
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