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选刊2020年第83期(总第350期)

诗词选刊编委纸质《诗词选刊》独家选稿基地。凡本微刊所发作品,择优推荐纸质《诗词选刊》公开发表。顾问:熊东遨、张智深、楚家冲、林中小溪、姚泉名、独孤食肉兽、马斗全、潘泓、江岚、戴丽娜、春风阁主人、西风钱…

诗词选刊编委
纸质《诗词选刊》独家选稿基地。凡本微刊所发作品,择优推荐纸质《诗词选刊》公开发表。顾问:熊东遨、张智深、楚家冲、林中小溪、姚泉名、独孤食肉兽、马斗全、潘泓、江岚、戴丽娜、春风阁主人、西风钱塘、南广勋、邓世广、李勇、边郁忠、高源、郑邦利(排名不分先后)编委:雨园、牧野、听雨轩主、飞龙居士、草斋风凉、王杰雄、涧溪愚人(黄义成)、寒江雪(杨杨)、杨习和、依山观水、朱莉、临溪听水、浦东老牛、芦峰山人、读书人、王雯霞、尤翠凤、姜启全、黄贤高、田苹(排名不分先后)总编:大涵雪野常务副总编:雨园、牧野、杨习和、依山观水副总编:听雨轩主、飞龙居士、王杰雄、芦峰山人、临溪听水制作:王雯霞
编者按:春江浩荡暂徘徊,又踏层峰望眼开。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尊前谈笑人依旧,域外鸡虫事可哀。莫叹韶华容易逝,卅年仍到赫曦台。倏然间想起了毛泽东和周世钊同志的一首诗。因为主编大涵雪野的一篇临屏草就《要着力打造传统诗词的新生力量》而油生感慨。《诗词选刊》已出版五期,十个月。一百余名涵社会员把心和情倾于此,主编的运筹帷幄苦心经营,众诗友的鼎力支持,《诗词选刊》在待哺中骄傲地成长着,可其中的苦楚又有谁知晓呢?现将此篇发于此,以飨诗友。
要着力打造传统诗词的新生力量
近日各位编辑们对我们协会的某些政策,有些看法。认为我们的纸质《诗词选刊》质量有所下降,还有人认为,如果长此下去,会影响我们选刊的声誉。
首先,我要感谢大家对选刊的关心!下面就这个问题,来谈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谨供大家参考。
首先我认为这是个战略问题。尽管一些相关媒体吹嘘,说目前古体诗坛诗词创作者,已经达到几百、上千万,其实我们不妨去各个论坛看看,长期上网的人应该都知道,真正写得好的熟悉的面孔,不过就那些人。貌似世界很小,你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这些人。更何况,很多人已经不写了,消失了。
尽管连续数届的中国诗词大会,对目前传统诗词的发展,客观上的确起到了一些积极的推动作用,至少关注国学、关注传统诗词的人多了,但真正距离我们所说的传承,毕竟相去甚远。一方面作为电视媒体的主办方,做节目时首先要考虑到收视率,因此娱乐性要大于专业性。所谓的“大会”,没有创作因素,基本上相当于青少年“背诗”比赛;另一方面,评委也不够专业,有的评委甚至根本不会写诗填词。对他们来说,也就是做节目拿出场费赚钱。这是事实。
最根本的原因,是国家对传统诗词的关注力度不够!没有真正切实有效的政策出台。比如放宽办刊政策,杜绝买卖书号,提高诗人待遇,提高稿酬……
唐朝为什么能成为诗歌发展的高峰阶段?因为唐朝是以诗取仕。诗写得好就能做官,做大官。这是进身之阶,诗歌能不发展吗?
为什么吉林有一大批优秀诗人?因为原来吉林有个宣传部长张福有。他本身就是个诗人。他想尽办法,给了吉林诗人们一系列经济上的支持和宽松的政策。所有吉林的古体诗人,都应该感谢张福有,记住张福有。从这一点说,张福有本人无论诗写的如何,都值得诗人们敬重。而这样的官员,诗人们谁都不希望他“回家卖红薯”的。
不能说诗词大会没作用,应该说它营造了一种良好的诗词氛围。但是那些青少年要真正成长起来,还需要十年八年甚至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换句话说,目前古体诗坛的现状,基本上还处于青黄不接。
如何让水平一般的诗词作者,能够尽快成熟;让初学者得窥门径,这是我们目前要考虑的主要问题。
大家想要我每期《诗词选刊》全部都出精品,没问题,我做得到。我约他一二百个诗词高手,每期都是精品!但前提条件是,谁给我们拨款?没人拨款我们的办刊费用从哪来?而且,如果每期都是精品,每期都是那些熟悉的面孔,你们觉得有意思吗?再现实一点儿说,我们辛辛苦苦扩大他们的影响,巩固他们的诗坛地位,他们当然愿意。但是,这些约来的高手会订刊吗?如果每期不给他们寄样刊他们都不愿意。这也是事实。
要知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大海之所以大,恰恰在于包容。甚至包容泥沙俱下万物丛生,才构成了如此浩瀚无边、如此美丽和谐、气象万千的蓝色世界。如果大海只容纳纯净水,那还是大海吗?
人非生而知之者。没有人一出生就会写诗,就是诗人。包括李白杜甫,包括所有那些自命不凡的当代诗人。大家都是从识字开始的,都有一个从不会到会的过程。
如果看不起那些初学者,就是看不起我们自己的过去。如果冷嘲热讽,就涉嫌浅薄无知;如果文人相轻,就是文人骨子里的劣根性。
要知道,那些满怀热情的诗词初学者,他们或许就是古体诗词的未来。
因此,我们要把他们当做未来的中坚力量加以培养。要耐心些,再耐心些。要尽可能地给他们鼓励,给他们帮助和指导,给他们发展的机会和平台。而坚决不能藐视他们,甚至抛弃他们。
从现在开始,我希望我们的主编们,我们的栏目责编们,再增加一份道义上的责任:给他们多些指点,帮他们改改稿子。尽管有时候,这很可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同时我也要奉劝我们的初学者们,要尽量谦虚一点,不要自以为是。大家需要学习的东西的确还很多。
要知道,发表只是手段,提高才是目的。要通过编辑们的修改,从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而不要固执己见,敝帚自珍。要谦虚。你要是自以为高明,甚至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人家高手们又怎么帮你呀?
我们希望授之以渔而不是授之以鱼。纸刊上发表过的很多稿子,我都修改过。否则很多作者是不可能上刊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一些工作人员。但是我真的很累。都靠我自己,我改不过来。因此我希望我们的编辑们,你们水平高的诗词高手们,大家和我一起共同来做这件事。我们不需要感激,我们只希望他们尽快成长起来。所谓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从现在开始,我将对愿意学习的涵社会员,免费开放我在喜马拉雅平台的全部精品收费音频课程。希望能对你们有用。而我们所培养的新人,将来就是我们纸质《诗词选刊》基本固定的作者群和中坚力量。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希望跟大家说清楚。我自创办论坛开始至今,十几年的时间,我推荐过几百位作者上刊。《诗国》《诗词百家》《诗潮》《诗刊·子曰》《中华诗词》《中华辞赋》……其中也包括一些现在业已成名的作者,包括那些已经反目成仇的人,都曾经受过我的提携和好处,我从来没收过大家一分钱,凭什么有人以己度人,想当然的说我们《诗词选刊》是骗大家钱的?说我们《诗词选刊》给钱就登?你们以怨报德,我不恼,因为类似这样不讲良心的所谓文人,我见的太多了!但是你疯狂诋毁和污蔑你曾经发表过作品(说不定稿子都是我帮你改的)的《诗词选刊》,你就得好好拍拍自己的良心!
稿子不行,我们可以帮你修改,修改的目的是为了让你提高。但是如果自己水平不行,你应该自己下去恶补,应该努力学习、迎头赶上才对!
上次有位诗友,写了一首诗。我看前几句还行,叫他改其中的一句。改了两次我都不满意,后来亲自操刀帮他改了。要发给他看时,他已经把我删除了!
何先生如此顽劣根性,徒误斯人乃尔也?!
你们千万不要跟我说:你给我发稿,我就订刊!上面有我的名字,我就订刊!你这么说话,叫我情何以堪?这不成了做交易了嘛!你这样,就是能改我都不愿改能上我都不愿意给你上了!
我说哥哥兄弟们,给点儿面子行不行?咱不带这么玩的!
还有个别人,本来自己从未订刊,那叫一个愤青嘴脸,满肚子牢骚委屈!就好像我们已经把他坑了似的!
我说过了,订刊与否,全凭自愿。不订刊,你有钱在,我有刊在,而花钱订刊天经地义,我坑你什么了?你如此的牢骚和委屈,为什么不去跟官方杂志说?人家可是有财政拨款的!你跟我这民间协会自筹资金办刊的,较个什么劲?!
难不成我们自筹资金免费给你出刊,免费给你快递,你自己甚至连本书都不订就叫公平?你告诉我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要给你免费服务你才高兴,你凭什么?为什么要我的书不给钱?我欠你的吗?我告诉你我们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你以为你谁呀?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而事实是,很多什么都没说就订了刊的人,我们一直在关注在鼓励(尽管也有遗漏的),在帮他们修改稿子,争取最大限度的提高他们的信心,保护他们对诗词创作的那份热情。
我们没有赚大家的钱。一共130多个会员,那点儿可怜的会费,我们已经出了五期纸质《诗词选刊》,从80页增加到100页,我们连价格都没动,你们自己算算够不够?
我们只是取之于诗人,用之于诗人。用我们自己无偿的劳动,为大家打造一个可以展示才华的诗词平台。而要建设这个崇高的,令人愉悦的精神家园,则需要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
曾文正公有句话说得好,只问耕耘,莫问收获。至于我们,能够竭尽所能为大家做点事,我们问心无愧。
至于结果,我只能说,尽其所能,勉力撑持。不仅如此,还要打仗升天的跟你们生各种各样的闲气。
但是我不后悔。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即便有一天停刊了,失败了,但是我尽最大努力,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
而我们的《诗词选刊》,留下了你们的文字,你们的情怀风雅,你们的欢乐哀愁,记录了你们每时每刻的心路历程,纯洁高尚的思想和坚实的脚印,我无怨无悔。我虽败犹荣。
2020年8月19日19时28分大涵雪野临屏草就

这个秋天很热,雨飘落掌心诗情散落天边。听说,雨是有灵性的,当你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用诗词一笔一划勾勒出你的诗意人生,这个世界是能感应到的,不知道你是否也会把心赋予了这个世界了呢?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