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说故事】张丽丽 丨老太太今年八十七

丫丫说:但愿,你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执笔写故事的人,不是我……0011、梅老太太今年八十七,怕死、爱钱、没瞌睡,三样她一样没落。过年那几天疫情闹得正凶,老太太颤颤巍巍去关套门,脚下一滑,出溜到地上死活…

丫丫说:
但愿,你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
执笔写故事的人,不是我……
001
1、梅老太太今年八十七,怕死、爱钱、没瞌睡,三样她一样没落。
过年那几天疫情闹得正凶,老太太颤颤巍巍去关套门,脚下一滑,出溜到地上死活起不来了。
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把老太太拉到医院一检查,右股骨颈骨折。
医生说老太太年纪大,手术后恢复不会太好,让儿女们拿个主意。
怎么办?做,还是不做?
老大说,还是得做吧,不做老太太这后半辈子就彻底躺床上了。
老二说,我觉得还是不做的好,老太太岁数这么大,折腾一回再好不了,人受症不说恐怕到最后还是得躺床上,弄不好把老命都扔医院了。
女儿说,不做就不做,好赖不就是卧床嘛,只要有妈在。老太太一辈子苦命,拉扯我们三个不容易,我来伺候。
2、梅老太太这一辈子,别人都说她苦,她说不苦,仨孩子都孝顺呢,苦啥?
34岁那年,娃他爹上树打核桃,一脚没站稳,掉下来后脑勺磕石头上,当时肿个大包,有点头疼,别人劝他去医院看看。他说农村人没那么矫情,癔症一会儿,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回到家抱着枕头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再也没醒来。
村里人都觉得可惜,这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一个寡妇婆娘带三个孩子,以后可咋过?
村东头老光棍说,梅老婆恁漂亮,要模样有模样,要腰身有腰身,要是跟了我,仨孩子我当亲娃养。
娃他爹要起丧下葬了,吹吹打打中有人递给梅老婆一个白色百褶孝裙。全村人都盯着她,看她这裙子是正着穿,还是反着穿。
正着穿,就表示梅老婆一辈子不会改嫁,愿意守着这个家到老。
反着穿,就意味着她早晚要出这个门,另嫁他人。
3、
梅老婆接过裙子,轻轻一抖,一甩,褶子朝外围在腰上,狠劲系上长长的腰带。左手拉着3岁的老二,右手抱着不到1岁的小女儿,回头跟老大说,走,咱去送送你爹。
咦,她这么年轻,能守得住吗?
你没看人家裙子正着穿了么!以后大家多帮衬着点,这女人,不容易啊。
都说梅老婆不容易,送走老公,伺候公婆,还要养活三个张口的孩子。她偏不说苦,不喊累,干起活来玩命的干,比男人还男人。
这一晃,就是几十年,梅老婆一天天的熬成了梅老太太。三个孩子都成了家,有了工作,各自过成了一家人。
85岁那年,梅老太太突然爱上了钱,每天出门捡瓶子,捡回来洗干净,摆成一行放在房檐下晒。
老大问,妈,你捡那么多瓶子干啥?
卖钱!等收破烂的来了好卖钱。
老二说,老太太,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呢?
攒钱给你爹看病,你爹病了,去医院要好多钱。
4、
这两年,梅老太太的老年痴呆症越来越重,这一卧床更糊涂了。
一天,老大老二去看老娘,正碰上老太太拉了一裤裆,女儿正低头使劲,扒拉着给换裤子。
老大赶紧上去搭把手,谁知道老太太“啪”地给了他一下:”你谁啊,流氓!”说完扭头又看看老二:“老二啊,你看着坏人脱我裤子也不管管,不像话。”
老大笑得滚在了一旁,老二擦一把眼泪说,这老娘啊,越活越小孩了。
笑完了老大说,妹儿啊,这伺候人不是个活,你这每天端屎端尿的,啥也干不成,我和老二给你出工钱。
老二说,成,妹子辛苦,这钱我俩该出。
梅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啥?你俩说让我去死?我还没活够呢。”
我的娘哎,咱不死,好好活着。一辈子都活过来了,这算个啥,有我们仨呢。
老太太一下子乐了:“我就说我不苦,好日子在后头呢。”
5、
一天半夜,老大老二的电话接连响了起来:赶紧来吧,看着老太太不好了呢。
接到妹子电话,老大老二深一脚浅一脚,一溜小跑,从村西头跑到村东头。进门一看,老娘半张着嘴,有出气没进气,再叫死活不睁眼了。
连夜赶着送到县医院,进了监护室。第二天一早,医生找他们谈话:老太太脑出血,出血量太多,出血位置也不好,回去准备后事吧,别在医院耗着了。
老大老二跟妹子一商量,成,回就回。但这人还有口气在,总不能就这样拉回去吧。液体带着,氧气也带着。回去老太太能挺几天是几天。
梅老太太回村了,一村人都来帮着打扫院子,收拾屋子,准备灵堂前相片,张落咽气时候用的东西。
老太太的四个孙子两个孙女也都被电话叫了回来,等着给奶奶奔丧。
6.
一天,两天,三天,液体吧嗒吧嗒吊着,氧气咕嘟咕嘟冒着,老太太直挺挺躺着,不睁眼,只是两只手胡抓乱挖,在胸前抓出一道道血印子。
老大说,老二啊,这老太太憋一口气心里难受呢,是不是这氧气包出气小不够用啊,你去乡卫生院看看,看能不能租一个氧气罐回来。
大孙子看看奶奶没说话,老二孙子有点急:“公司只准了我一个星期的假。”
氧气罐拉回来,老太太出气儿倒是均匀了不少,可两只手还是白天黑夜不停的在胸前抓,这样又过了三天。
四个孙子东一个西一个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两个孙女都耷拉着脸不说话。
村里98岁的福喜叔拄着拐棍来转了一圈,看了看,临走跟老大悄悄说:“你娘前半辈子虽说苦了点,可后半辈子有你们姊妹三个床前尽孝,也算享福了。医生都说你娘这病没治了,不如把氧气停了,放手让老太太安心走。”
7、
老大说,叔啊,虽说心里都明白,我娘这是好不了了,可眼睁睁看着她缺一口气儿,我心里难受啊。
老二张了张口,咽口唾沫,没说话。
唉!人总是要走的。到最后都是要烧心烂肺啊。要是我到这一步,就跟儿子说让我走个痛快。
说着,福喜叔摇摇头走了。
晚上,老大、老二、妹子,孙子、孙女,老老少少一大家人都聚集在老太太床前。
看看有上气儿没下气儿的老太太,老大流着泪把福喜叔白天的话说了一遍。
老二看看老娘,张张口没说话,低下了头。妹子不乐意了:“啥?把老太太氧气拔了?那就是看着老太太憋死啊。这种缺德事,你们真想得出。”
几个孙子孙女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吵吵闹闹没个完:
这也不能说是缺德,人要活得有质量,没有质量的生命是没有意义的。
福喜爷爷说的有道理,奶奶这么痛苦,还不如让奶奶早走早安心。
我看是你安心吧,急着让奶奶走了你好回去上班挣钱啊?
你怎么这么说话啊?你不急才怪,嘴上不说心里话,虚伪!
你们都说得轻巧,换你,你愿意安乐死吗?我看还是等奶奶寿终正寝吧……
8、
吵来吵去,一晚上没个结果。
后半夜,大家都累了,一个个歪七扭八呼噜打得震天响。
扑闪扑闪的灯光下,一个黑影闪进梅老太太的房间,一根手指轻轻勾掉了老太太鼻子上的氧气管。老太太一阵垂死挣扎,吓得黑影人赶紧把氧气管重新放在了老太太鼻孔前。
黎明时分,又一个黑影闪进了房间……
天微微亮,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惊醒了大家。
众人连爬带滚赶到梅老太太房间,只见老太太费力抬起头,两眼圆睁,直直盯着前方。
正惊愕间,老太太又是一声大叫,秃然倒下,完全没了气息。
老大趴在地上连连磕头;
老二扑在老娘身上嚎啕大哭;
女儿一边哭一边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寿衣,忙着给老太太往身上穿。
几个孙子孙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奶奶走了?
嗯,走了!
这人说走就走了?
这不是都熬了一个多星期了……
9、
太阳出来了,明亮亮的光线翻过屋脊,映照在梅老太太家大门前高高竖起的白幡上。
院子里,锣鼓声、唢呐声、哭丧声,一声赛过一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