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风雨中的约定

欢迎点击左上方关注“果子狸D”微信公众号文|毛毛 编辑|果果窗外,雨很大,我听见了闪电声、雷鸣声,如同这暴风雨里的哭泣。而我,伫立在窗前凝视着这一场雨的降临。大雨中,有迎风前行的路人,他们打着伞,或红…

欢迎点击左上方关注“果子狸D”微信公众号文|毛毛 编辑|果果窗外,雨很大,我听见了闪电声、雷鸣声,如同这暴风雨里的哭泣。而我,伫立在窗前凝视着这一场雨的降临。大雨中,有迎风前行的路人,他们打着伞,或红或绿;他们奔跑着,任由路面飞起的水花,溅湿一身的衣衫,只希望在更猛烈的暴风雨来临前,赶回那万家灯火的其中一处。只是,我不知道,是否会有一盏为之而留的灯,在等待他们从风雨中归去。在南国,这样的雨是突如其来的,让人猝不及防。许多人甚觉烦忧,晒不干的衣服,出不了的门,到处湿哒哒的,连心也跟着没了温度。于是,这雨,便不再只是诗意浪漫,它变成了寻常生活里的无奈。但雨依然不会停,它只想尽情宣泄自己。大概,它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孤独的。而我,喜欢在这样的雨天里,独坐一隅,泡一壶闲茶,捧一卷词集。凉风拂过,窗台上花草的芳香飘散于潮湿的空气里,清甜温润。此般光景,只待故人前来,一同感受这份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倘若时光只如这般流淌,那么,一个人慢慢地听着雨,亦是可以坐到地老天荒。唐诗宋词里,有人听雨楼台,有人听雨客舟,有人听雨西窗,有人听雨檐下。而我,从一个多愁善感的听雨少女,成了如今青春迟暮的模样。听雨声坠落,落在屋檐,也落满眼眸,声声作伴,似纤指抚琴,细细将幽怨传送。想问这雨儿,过往的时间都去了哪儿呢?有些事都还来不及好好去做,有些人也来不及好好去爱,只是一句再等等,只是一个转身,从此就遥不可及,与最亲的人,也成了永别。雨,却不回答,它只是安静地下着,从不问自己的归宿在哪?或者,它不知道自己的归途。而我,也只是把所有情绪不动声色地都浸泡进这雨里。随雨水缓慢流淌。这些年,在异乡,每逢听风听雨,便忆起幼时乡间的日子。忘不了那扇古老的木窗与斑驳的土墙,忘不了许多个风雨夜里,透着那扇木窗里闪烁着的微微光芒;亦忘不了,有外婆陪伴的时光。外婆在世时对我说,人生很短暂,一辈子,无论是惊天动地的过,还是平平淡淡的活,日子都会很快过去的,谁都是一样。即使她有一天会离去,她也希望我无需过于心伤。生死有命,早已注定,凡尘俗世之人,只不过来人间走一遭,履行了一个过程。而我总会嘻嘻地笑着说:“我为什么会伤心?您怎么可能会离开我?您就是被天神派来保护我的呀!”那时候大概真的以为外婆不是凡人,是永远不会离开的。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一场美丽的幻想。而我,终是要接受这无常的生死离别。后来,在梦里,与外婆相逢。她仍是那般的音容笑貌,她告诉我,她从未曾离开。她会在每一个起风的日子里,每一个飘雨的时刻里,依然守护并陪伴着我。于是,这风,这雨,便显得愈发的可爱多情,因着,便有了这风雨中的约定。如今,风起雨落依旧,而外婆也定当会如约而来。END猜你喜欢:毛毛| 断桥寻梦毛毛|好好生活,慢慢遇见毛毛|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声声慢:最冷的词,开出最暖的花作者简介:毛毛 ,湖北荆楚人。果果写作培训班群助理。一个充满童心的江南女子,向往神奇大自然,喜爱古诗词历史,热衷于古典乐器;愿在文字的天地芬芳,邂逅高雅的灵魂。(赞赏稿费归作者所得,欢迎大家打赏鼓励)热爱文学和阅读的你扫一扫二维码备注“喜欢写作”我会邀请你加入果果写作梦想文学群和更多的同频人一起追梦PS:因为公众号平台更改了推送规则,如果不想错过我们的文章,记得读完点一下“在看”,这样每次新文章推送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人生总会有遗漏,但是不要忘记点“在看”。目前还没有留言功能,看了文章后,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加我微信d497547320告诉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