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编小妖:演一出现代版《水浒传》

□神编小妖演一出现代版《水浒传》个人简历: 80后,记者出身,现任《劳动时报》副刊编辑。 在我不算长的青春记忆中,最有温度的名词,撇去那些与人相关的,并不太多。除了“家”“校园”,大抵只剩下四个字——…

□神编小妖



现代版《水浒传》
个人简历: 80后,记者出身,现任《劳动时报》副刊编辑。

在我不算长的青春记忆中,最有温度的名词,撇去那些与人相关的,并不太多。除了“家”“校园”,大抵只剩下四个字——劳动时报。
这四个字,承载了我人生30多年里1/3的岁月,承载了我走出象牙塔后经历的风雨彩虹,从稚嫩到成熟,从弱不禁风到百炼成钢的“蝶变”历程。十年的记者生涯,用脚步丈量世界,用笔尖体味冷暖,我收获了太多太多。没想到的是,当我走上编辑岗位,几乎足不出户就可以开展工作的时候,我的“脚步”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甚至走到了更多更远的地方。
2016年8月17日,参加演讲比赛。
应该说我赶上了一个好时机,当我接手编辑岗位的时候,正赶上互联网大数据风起云涌的时代。智能手机、微信、各种自媒体已然盛行,为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极大地方便了像我这种不善言谈、懒于应酬,却又不得不融入社会交际、人情往来的开放型行业人士。
报社也走上了全媒体发展之路,借助互联网强大的信息传播优势,一张欠发达地区的行业类报纸,开始在全国崭露头角、名气渐盛。“深入一线”“贴近基层”“关心民生”“推陈出新”“雅俗共赏”的反馈和评论纷至沓来。作为这个媒体大家庭中的一员,围绕我生活的各种“数据”,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微信通讯录里的好友人数,在我担任副刊编辑前后的一年多里,从200多人上升到快3000人;而我的人脉网,从生长地贵州、中学就读城市海口,以及零零星星几个外省城市,逐步延伸到今天中国版图上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无一不染指。初步估算了一下,这个庞大的朋友圈里,“原生亲友”顶多占到一成,余下的则大多是因为我的工作性质而结缘的新朋友,他们有一个隽雅的名字,叫“文友”。而他们中的大部分,是受到一块磁铁的吸引来到我身边。那块磁铁有个四个字的名字——劳动时报。
2017年3月,赴重庆参加文化交流活动。
北宋的时候,有一座聚英台名扬四海,叫做“梁山”,108名各怀绝技的好汉慕名而来,共谋大业,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诗。1000多年后的今天,大数据构建起的“聚英网”遍地开花,其中一座聚英台的名字也是四个字——劳动时报。来自大江南北各有所长的文艺精英们汇聚一堂,共筑文化高地,共享文化盛宴。曾几何时,我们对《水浒传》里那些奇人绰号如数家珍:足智多谋、满腹韬略的“智多星吴用”;使一把青龙偃月刀,精通兵法的“大刀关胜”;箭法高超、百步穿杨的“小李广花荣”……时至今日,我们《劳动时报》的“英雄谱”也是人才济济,什么“警营写手”“军旅诗人”“当代徐志摩”“小说大王”“神笔马良”……群贤毕集,共谱华章。精英们的加入让《劳动时报》的版面越来越精彩、内容越来越丰富,创作团队、读者群不断跨越地域,开疆破土,走出贵州,走向全国。而我们这些采编岗位的“幕后英雄”,也跟着沾光,来自四面八方的邀请函接踵而至,于是我们得以走出贵州这个小圈子,与全国各地的文化精英们亲密交流、缔结友谊。
2017年五一节期间,赴盘县采风。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得不说,大数据滋生了纸媒的“文化焦虑”,却也成就了纸媒走出故步自封的“堡垒”,以另一种更宽容、更开放的形式“东山再起” ,海纳百川、博采众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以这样一种崭新的姿态、积极的心态迎接挑战的《劳动时报》,必将久立文化之林而不倒。
2017年5月,赴上海《故事会》杂志社交流。

刊发于2017年12月1日《劳动时报· 周末》

相关链接
版主介绍丨神编小妖是何方妖孽?
疑问解答丨常见问题,小妖对作者们的统一回答
投稿方式丨《妖风》杂志栏目撰稿人征集令

神编小妖
《妖风》网刊编辑部 贵州文学院签约公号
最有逼格的原创文艺网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