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记忆工作室“西双版纳生物探索之旅”回顾(昆虫篇上卷)

“春节过了,咱们走一趟啊,一年没动了” “我看行,去哪里?” “广州吧,去拍兰花” “我问问我的朋友,他在广州上过学……”就这样,我和王、崔二人准备年后出去走一走。打过电话,得知我的那位朋友身在云南西…

“春节过了,咱们走一趟啊,一年没动了” “我看行,去哪里?” “广州吧,去拍兰花” “我问问我的朋友,他在广州上过学……”就这样,我和王、崔二人准备年后出去走一走。打过电话,得知我的那位朋友身在云南西双版纳做项目,他建议我们直接来版纳,因为动植物的情况很好。算了一下,我和这位朋友已经几年没有见面,正好这次可以小聚。就这样,经过了我的不断忽悠,我们一行三人终于开启了这次的版纳之旅。
在前往版纳之前,我询问了一些去过版纳的“虫友”,他们的介绍使得我对于此行信心满满。不知熬过了多少个夜晚,不知幻想了多少次在版纳的场景,终于,在2015年2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登上了前往版纳的飞机……
由于机票的时间,使得我们不得不在昆明机场熬了一宿。要知道,这对于出野外的人来说是最可怕的梦魇。我们仨已经统一了第一天的行程:“到了旅馆,直接睡一天,第二天再说……”
可是真到了有着“中国生物多样性宝库”的西双版纳,三个人谁也没有再提那不现实的计划。因为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便已经被这蜂围蝶阵、鸟语花香的环境给深深地陶醉了……
午饭还没有辨出滋味,我们便已经来到了版纳植物园。每个人手持相机,不断地记录着周围的一切。因为生活于此的生物,对于我们,都是从未见过的生灵……
至于我的第一种拍摄对象,是一种鼎鼎大名的“蚂蚁”———黄猄蚁 Oecophylla smaragdina Fabr. 。其实,我之前都只是在书籍、杂志以及论坛上看到过这些小家伙,所有人对于它们的描述,都是十分凶狠、好斗,当地人称其为“子弹蚁”。这使得我在第一眼发现它时异常激动。它们不同于我们常见的蚂蚁,巢穴都在地上。黄猄蚁会把巢穴做在枝叶繁茂的树上,在你拍摄的时候,有一个十分“恐怖”的事情,那就是它们会不断地从天上往下掉,至于掉到身上是什么感觉,那就要问问崔老师和王老师啦~
其实,我来版纳最大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多的拍摄各种蜻蜓目的昆虫。而第一天的下午,就有了很可观的收获。我在版纳遇见的第一只蜻蜓,是从未见过,但十分有趣的种类———锥腹蜻 Acisoma panorpoides Rambur 。不过可惜的是,在我用取景框拍摄它时,这个家伙瞬间飞出了我的视野。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渴望与它再次邂逅,不过却再也没有见到它,只留下了一张“记录照”作为我们第一次偶遇的见证……
除了锥腹蜻,我在那天还发现了许多种蜻蜓。其中,有着“不知火舞”称号的网脉蜻 Neurothemis fulvia (Drury) 被公认为版纳最美丽的蜻蜓~
还有一种蜻蜓目昆虫值得一提,这是一种豆娘,数量众多,在飞行时喜欢悬停。在之前,它们独立成一个小王国,称“原蟌科”。而现在,这个家族的所有成员已经搬到了扇蟌科中,黑黑的身体透着金属光泽,这就是乌微桥蟌 Prodasineura autumnalis (Fraser) 。
拍了许久的蜻蜓,那二位终于催促我往树林中看看。在树林之下,有许多朽木,这在野外是很“喜闻乐见”的。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其实在不显眼的朽木中,也隐藏着一个微观的世界。我们掀开的第一块朽木,就发现了一个熟悉却又未曾见过的国度———白蚁。
白蚁不同于蚂蚁,它们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昆虫类群。在昆虫分类中,蚂蚁属于膜翅目,而白蚁,以前有个独立的家族名称,等翅目。而现在,它们已经并入了“小强家族”,也就是蜚蠊目。
如果你认为朽木里只有白蚁,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不,我们在朽木的下方还找到了这个家伙~可能你根本猜不出来它是啥,但它的名字你肯定听说过,那就是,萤火虫~
随着拍摄完萤火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时,粘稠的困意也慢慢侵占了全身。没办法,我们只有打道回府,并准备与我的那位朋友碰面(这个家伙的飞机晚点,公交堵车,因此到达宾馆,我们已经结束了一天的拍摄……)
我的这位朋友,被公认的人品极高。果不其然,和他碰面的那天晚上,就给我们带来了好运。在崔老师的宾馆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十分稀少的甲虫———隐颚扁甲。它的样子一看就不寻常,全身通黑,怪异的触角……总之,这只甲虫无疑成了我们当天最幸运的收获。
当天没有进行夜拍,大家舟车劳顿……两天没见到床的我们几个人在洗完热水澡后上床的瞬间进入梦乡……从明天开始,我们的旅行进入了白热化。沟谷雨林、望天树,有着太多的惊喜正在等着我们……让我们一同期待着分享之后的所见所闻,来继续邂逅那些神秘而又美丽的生灵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