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全民阅读,有我一个

——读《书香社会:全民阅读导论》随笔引言 美国学者尼尔·伯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写道:“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

——读《书香社会:全民阅读导论》随笔
引言
美国学者尼尔·伯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写道:“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之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曾说过,“哪里有文化,哪里早晚就会出现经济繁荣,而哪里出现经济繁荣,文化就会向哪里转移”。我认为,你将时间放在哪儿,你的结果就在哪儿。
何为“阅读”
叶圣陶在《中学国文学习法》一文中说:立吭声 总得“读”。出声念诵固然是读,不出声默诵也是读,乃至口腔喉舌都不运动,只用眼睛在纸上巡行,如古人所谓“目治”,也是读。《中国大百科全书》的“阅读心理”条目告诉我们:阅读是一种“从书面语言中获得意义的心理过程”,“也是一种基本的智力技能”,它是由一系列的过程和行为构成的总和。一般来讲,阅读是从视觉材料中获取信息,并通过大脑进行吸收、加工、理解的过程。
阅读可以分为狭义阅读与广义阅读。狭义阅读指我们平常所说的阅读,即以文字符号为主要对象的阅读,人们通过眼睛观看符号,接受符号所代表的意义,然后产生精神上的反应,实现思想交流。而广义的阅读则是人们用各种感官,感受时间、空间,从而获得丰富的认知和体验。法国哲学家笛卡尔主张“阅读世界这部大书”;我国历史学家张舜徽也有类似的看法,认为天地间有两种书:一是有字书,二是无字书。
阅读:知识来源
阅读对我们获取知识极为重要。知识的来源有两方面:一是自己的经验(直接经验),二是别人的经验(间接经验)。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提出:“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但人不能事事直接经验,事实上多数的知识都是间接经验的东西,这就是一切古代的和外域的知识。”随着社会的发展,书籍的出现,人类的知识储存和传播有了载体。阅读,便成为人类获得知识的重要手段。我们的教育也是从阅读训练起步的,阅读是学习各门学科的基础学力,可谓是“学习之母”“教育之本”。一个人要积累知识,就必须阅读。
定义:阅读推广
“阅读推广”是在“阅读辅导”“阅读指导”“导读”等概念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简单地讲就是推广阅读,也称“阅读促进”。张怀涛认为,阅读推广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阅读推广主要指围绕某一主题开展的具体阅读活动,广义的阅读推广包括以“阅读”为中心延展的各类文化活动和事业。众观更多表述,阅读推广总体上包含两层含义:一是阅读指导,即阅读能力、阅读技法、阅读心理、阅读理解等中小学课堂阅读教学的相关内容;二是阅读促进,即一种经验式的阅读文化传播,通过多元化的形式和媒介引导社会阅读,培养阅读兴趣,提升阅读素养,建设书香社会。
认识:阅读推广人
中国图书馆学会对“阅读推广人”的定义是:“阅读推广人是指具备一定资质,能够开展阅读指导、提升读者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的专职或业余人员,培育对象包括各级各类图书馆和科研、教学、生产等相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及有志参与阅读推广事业的其他社会人员。”
我国全民阅读推广工作目前取得了一定成效,然而专业人才匮乏这问题越来越突出,阅读推广人的总体数量依然不能满足实践需要,而且阅读推广人的推广能力也参差不齐。为此,在培育“阅读推广人”的实践方面,2012年,深圳读书月组委会主办了深圳首期“阅读推广人”公益培训班,最终有34人通过了“学员现场能力测试”,获得“阅读推广人资格聘书”。2014年11月,上海市图书馆学会成立“阅读推广人”工作组,开展培训,建立阅读推广人制度。2014年12月,中国图书馆学会启动了“阅读推广人”培育行动,开展“阅读推广人”培训,学员通过培训与考核,由中国图书馆学会授予“阅读推广人”培训证书。荣幸,本人当时参加已持有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人”培训证书。
理想:书香社会
朱永新就书香社会认为,我心目中的书香社会,是一个为全体公民提供良好阅读条件的社会。从出版上,以各项措施激励优秀图书出版;从销售上,以得力政策确保图书顺畅流通;从服务上,在社会、学校、城市、乡村建设合格的图书馆,优质的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基本形成。有官方民间等不同机构和独立书评人发现、推荐好书,有阅读专家研究、推广阅读方法,有国家领导人和社会知名人士身体力行倡导读书、乐于荐书,有各行各业以读书为荣。
重要:终身阅读
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在《学会生存》一书中,第一次提出了“终身教育”这一概念;其在1976年《关于成人教育发展的报告》中,与“终身教育”并列又提出“终身学习”的概念。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了“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所谓全民学习,应该是人人学习,处处学习,而所谓终身学习也就是人的一生时时学习。而“终身阅读”作为“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重要一轴,具有重要意义。学习型社会在某体实际意义上,就是阅读型社会。
力量:经典的作用
全民阅读推广倡导包容阅读内容和阅读形式,但根本归宿和价值取向仍是倡导阅读精品。唯有阅读精品,才能给人带来益处。“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先要明确读书是好的,再来要读自己喜欢读的书,重点还要读好书、读经典。经典是经过时间挑选后留存的精品,是打败了时间的文字,经得起不同时代、不同人群从不同的角度去解读,每个人都能够从经典中收获自己的阅读经验。博尔赫斯说:“经典是一个民族或几个民族长期以来决定阅读的书籍,是世世代代的出于不同的理由,以先期的热情和神秘的忠诚阅读的书。”
能量:文学的功效
高尔基于1928年提出“文学即人学”这一命题,清华大学吴宓教授认为:“一切优秀文学都在宣扬与体现人的规律”,即人性和理性。北京大学医学院王一方教授认为,至少对于一个从事医学工作的人来说,文学阅读具有丰饶的精神收获,因为它是“走向澄澈、走向纯粹,甚至神圣的精神之旅”。借助阅读来疗治人类的某种情神缺失和心理疾患,早已被古今中外的有识之士所体悟和认识,并被当作一种宝贵的精神滋补资源。
热潮:中国第二个五四时期
中国第二个五四时期是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1977年恢复高考,不少昔日的知青成为大学生,那个时候,有一句特别有名的话——“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他们如饥似渴的阅读为当时的大学生活打上了底色。坚接着的是,1979年《读书》杂志创刊,第一期打头的文章题名为《读书无禁区》。这篇文章在当时不啻平地惊雷,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文学热、思想阅读热、武侠热和言情热… …这时期的阅读特质:如饥似渴、思想解放、西风东渐、雅俗并存,还有就是群体性。
关键:阅读从娃娃抓起
“阅读起跑线”计划是英国最具代表性的阅读推广项目。该项目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儿童特点开展服务,内容丰富,针对性强,主要包括:A 阅读起跑线婴儿包,向0-12个月的婴儿发放;B 阅读起跑线高级包,向1.5岁到2.5岁儿童发放;C 阅读起跑线百宝箱,向3至4岁儿童发放。还有触摸图书包、“蹒跚起步来看书”、“儿歌时间”、“双语资料”等。苏州图书馆少儿部于2011年开始启动“悦读宝贝计划”,向0-3岁婴幼儿发放“阅读大礼包”,同时推荐亲子阅读书目;深圳在亲子阅读推广上于2015年的读书月,向0-3、3-6岁儿童家庭发放“阅芽包”,都在大胆地创新实践。
深圳:全民阅读典范
深圳是“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是全球唯一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此殊荣的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罗西在谈到深圳的阅读与城市发展时有这样一个观点,“对于一座城市,阅读是最有价值的投资之一。阅读之所以是一笔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因为它无法被任何东西所取代,也无法被外界的任何力量夺去,它代表这座城市的气质和心灵,也是这座城市发展的支柱和动力”。
苏州:传承书香文脉
古人为了防止蟗虫咬食书籍,便在书中放置芸草,这种草有一种清香之气,夹有这种草的书籍打开之后清香袭人,故而称之为“书香”。古代的校书郎,有个很好听的名称——“芸香吏”。唐代诗人白居易当年就曾做过这个官职,并有诗云:“前年题名处,今日看花来。一作芸香吏,三见牡丹开。”“书香”这一充满温馨浪漫气息的词汇,反映出古人以读书为美的文化观念。今天,全球首个“世界遗产典范城市”,有近2500年历史名城苏州,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诗人兼“父母官”白居易,就在他亲自开凿疏浚的七里山塘街建造了一座唐少傅白公祠,以供人瞻仰。传承苏州书香文脉,建设书香城市,苏州人一直在行动中… …
工作:全民阅读全民参与
倡导全民阅读构建书香社会做好阅读推广工作,如同“篮球赛现象”一般:家庭、社区是“大前锋”,处于阅读推广的最前线;各类学校是“小前锋”,是重要得分手;图书馆、出版发行系统是“中锋”,既是球队的枢纽,又有很强的独立得分能力;民间阅读推广机构是“得分后卫”,以外围投篮得分为主要任务;政府是“组织后卫”,既控球,又组织进攻,还可以助攻;其他社会组织是“替补”,既可以灵活机动地开展进攻,又可以与其他成员合作。全民阅读的“篮球赛”场上,我已在,你在哪儿?
备注:阅读书目
《书香社会:全民阅读导论》周燕妮 聂凌睿 马德静 编著,海天出版社2017年4月出版。ISBN:978-7-5507-1942-2。
苏州阅读推广人:左步电
2021年2月26日22:1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