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随笔】古老的村庄——官堂村(新编视频版)

提示:点击上方”朵朵随笔”↑可关注我航拍的官堂村全景(图片提供 梁锦明) 温馨提示:此篇微信首发和重发版的总阅读量已达6000多人(文后链接了首发和重发版),因为当时“朵朵随笔…

提示:点击上方”朵朵随笔”↑可关注我
航拍的官堂村全景(图片提供 梁锦明)
温馨提示:此篇微信首发和重发版的总阅读量已达6000多人(文后链接了首发和重发版),因为当时“朵朵随笔”没有编发视频的功能,无法让大家直观地欣赏美丽的官堂村风光和民俗风情。所以,特别编发视频版,增加官堂村的风光及民俗视频资料,与朋友们分享。
开平碉楼是广东省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由我本人创作的有关碉楼题材的长篇小说已经完成了初稿(此书创作前后历时5年,书中很多故事的发生地都是以官堂村为背景创作的),这部长篇小说是我创作的《广东女人系列》长篇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三部,也是我的第12部书。在开平采风的日子,碰到了许多感人的事情,也得到了当地父老乡亲的热情帮助,深表谢意!特别感谢开平市文化馆的大力支持!
感谢梁锦明老师提供了官堂村的图片和视频资料。
航拍官堂村风光欣赏(背景音乐《出水莲》视频提供 梁锦明)
官堂村祭祖活动( 视频拍摄 梁锦明)
官堂村村庆活动(2018年) 视频拍摄 梁锦明
古老的村庄——官堂村
几年前,我第一次到开平市一个叫“官堂村”的村庄采风,官堂村我去了很多次。官堂村隶属马冈镇,到这个山村采风也算是一种缘分,当时,我在收集有关碉楼的资料,准备创作有关碉楼的文学作品,开平市文化馆都全力支持,每一次我到开平都要派人陪同,一来是考虑到我不会讲当地话,二来是可以让我顺利地完成采风任务。
马冈镇的官堂村是开平市文化馆办公室主任梁锦明的家乡,那天,梁老师无意中跟我提起他的家乡,说那里发生过很多神奇的事情,建议我去看看,我欣然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梁老师驱车带我去马冈镇,同行的有市文联主席李日明和李伟略老师。马冈镇离开平市区有几十分钟的车程,路上,梁老师跟我说,我们到马冈镇吃早餐,让我尝尝最有马冈特色的 “马冈濑粉”和“蒸粘米角”。
航拍的“人”字形水塘(图片提供 梁锦明)
官堂村祭祖活动(图片提供 梁锦明)
官堂村祭祖活动(图片提供 梁锦明)
当我们一行来到马冈镇的时候,当地的几位老人家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们是官堂村的几位村干部和德高望重的老人,听说我要来采风,特意从村子里赶过来的。吃完早餐,我们一行人就赶往官堂村。
官堂村已经有七百多年的历史,现在全村有一千五百多人。在村口的一栋房子顶上竖着“官堂村”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很远就能看到,听说这个村子以前叫“官巷村”,村子的名字是用木板刻的,后来才改名为“官堂村”。
村口两边都有水塘,一边是圆形的水塘,面积较小;一边是“人”字形的水塘,面积较大。听说这两个水塘天旱的时候水也不会枯,雨季的时候,水也不会淹村子。两个水塘就像镶嵌在村口的两颗宝珠,庇护着这里的黎民百姓。
村口古老的果树(摄影 梁锦明)
进村口的路边,一前一后长着两颗古老的果树,前面一棵是龙眼树,后面一棵是杨桃树,听说两棵树都有好几百岁了。从苍劲弯曲的树干上好像看到了岁月的年轮,官堂村的一位村干部跟我说,这两棵果树已经有五百多年了,像这样的老果树村里还有几棵,这些老果树年年都挂果,只是结的果实个头越来越小,但味道却不变。
听了村干部的介绍,我看着眼前的老果树,心里总有一种感慨:几百年的风雨在这些老果树的身上击打,它们还是顽强地屹立在天地之间,见证着世间的沧桑和岁月的流逝。
村口古老的果树
梁老师来到那棵龙眼树下,抬头看了看龙眼树说:“那是龙眼鸡,我小时候经常爬上这棵龙眼树捉龙眼鸡,用线把龙眼鸡的鼻子拴住,它们就会飞。”听了梁老师的话,我抬头往龙眼树上望去,看见有几只绿色的小虫静静地趴在树干上,一动不动。“是那种小虫子吗?”我指着树上的小虫子问。
梁老师点点头说:“是呀,那种小虫子就叫龙眼鸡,村子里的小孩子都喜欢捉来玩的。”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小虫子,也是第一次听到小孩子有这样的玩法,觉得有些好奇。
我和梁老师正说着话,同行的开平市文联主席李日明在那棵龙眼树下仔细地看着,树下横七竖八地放着几段龙眼树的树干。李主席看了半天说有一段龙眼树干很适合做二胡,他想带回开平,可那段树干有点长。
爬在龙眼树上的“龙眼鸡“(摄影 梁锦明)
梁老师找来了村里的人,用锯子把那段长出来的树干锯掉了,李伟略老师用手拿起树干看了看说:“这个树干很像一只狐狸。”说完,他把树干摆弄了一下,我抬头一看,那段树干确实像一只狐狸,锯掉了一段,树干正好放进车的后备箱。李主席说他会用这段树干做一个二胡的托,这是我们那次官堂村之行很有趣的小插曲。
看过了村口的老龙眼树,我们又跟着村长进村。刚进村口,村长就指着前面的一块稻田说:“前面田里有一个土堆,就是‘金印章’。”我往前望去,只见前方的稻田里有一个土堆,我忙说:“我们去看一下可以吗?”村长摇摇头说:“它在田里面,可能不好走。”
我说:“去看一下再说吧。”我说着就往前走去,村长也跟着我一起走了过去,走过一段土路,又顺着弯弯曲曲的田埂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们终于走近了稻田中央的土堆,我们几个人都走上土堆,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土堆的形状,确实像一枚印章的形状。
村里七百多年的文昌阁(摄影 梁锦明)
这时,村长用手比划了一下说:“以前的土堆还比现在的更大,是种田的村民把它弄小了,下一步我们准备恢复它原来的模样。”
我点点头说:“这个土堆确实像一个印章的形状。”村长笑了笑说:“我们官堂村就是有这个‘金印章’和‘笔架山’才出了很多大官,可惜笔架山现在看不到了。听说以前中举的人,衣锦还乡的时候,路过我们官堂村都不敢鸣锣,据说是官堂村出了很多大官,就算是中举的人也要敬畏几分呢。”村长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自豪。
从田间地头转了一圈,我们又回到了村头。村头有一口“大口井”,是以前全村人吃水的地方,每天,村子人都会用木桶从那口大口井打水挑回家。村长为了让我感受一下当年打水挑水的情景,还特意从旁边的人家找来了一对水桶,到大口井边,用扁担钩着水桶在大口井中打上两桶水来,随后又挑在肩上走了几步。
村里七百多年的大口井(摄影 梁锦明)
“我们以前就是这样挑水的。”村长挑起水桶笑着说。随后,村长又跟我介绍说,这口大口井已经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井里的水特别甘甜,几百年来,村子里一代又一代的百姓就是喝这口大口井的水长大的,这口大口井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年的三四月份,大概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原来清清的井水会变成豆绿色,村子里的人称为“豆叶水”,过后又变回原来的颜色。每年井水变色的时候,除了井水的颜色改变之外,味道还是一样的甘甜,所以,村子里的人照样喝井里的水。
这口大口井每年变色的事情已经持续了几百年,对大口井每年都变色,村子里的人都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大口井每年变颜色的时间。我去的时候,听说大口井刚刚变过颜色,要不然我还能一睹这个奇观呢。
自从村里有了自来水,这口大口井就慢慢荒芜了,但每一次村子里的男人从外面娶回新媳妇,家婆都会把新媳妇带到大口井边,告诉新媳妇这口大口井的故事,随后再挑一些井水回家,这个传统一直延续下来。
当年的新井已被废弃(摄影 梁锦明)
官堂村除了有一口大井之外,还有一口新井是男人们用来冲凉的地方。还没有到官堂村的时候,几位老人家就跟我说起过村子里的大井和新井的事情,当时,我就特别想去看看那两口神奇的井。当我看过了会变颜色的大井之后,我就想去看看那口男人们冲凉了几百年的新井。梁老师听说我想去看新井,就驱车带我去。
路上梁老师跟我说他七八岁的时候,阿爸就带着他来新井冲凉。那个时候,村子里所有的男人都会到这口井边冲凉,每家只要有男孩子,一般到七八岁的样子,都会跟着自己的父亲到井边冲凉。
一拨又一拨的男人来到井边冲凉,每个人的手上都拎着一个桶,桶里面放着毛巾香皂之类的东西,男人们用桶从井里打上水来,往自己身上冲,谁家有个什么大事小情,总是会在井边说说,哗哗的水声和男人们的说笑声连成一片。
几百年的黑叶荔枝树(摄影 梁锦明)
有的时候,冲凉的男人太多,井边的位置不够用,一些人只能站在路边等,有的人等不及了,就站在路边高声地催促站在井边冲凉的男人快点,站在井边冲凉的男人就会哈哈大笑。井边的男人和路口的男人说笑着,这样的情景给古老的山村带来了快乐,听说官堂村所有的男人都在那口井边冲过凉。
几分钟后,我和梁老师来到了一个路口,但找来找去还是没有找到那口“男人井”。梁老师给村长打了电话,很快,村长就赶了过来,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被荒草围住的井边,井口周围用水泥围成了矮矮的围墙,井口用钢筋焊成的网盖住,上面还加了一把锁。
村长说村里有了自来水后,来这里冲凉的男人们也少了,后来,怕村子里的小孩子掉下去,特意在井口加盖了网,这口男人们冲凉了几百年的新井也变成了历史。看着井边周围萋萋的荒草和井口那冷冰冰的铁网,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当年那些男人们冲凉的情景,这里曾经是那样的热闹,而如今只有荒草陪伴着这口经历了几百年岁月的古井,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几百年的古杨桃树(摄影 梁锦明)
看过了村里的古井,同行的梁老师问我:“娜姐,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家的祖屋?”我说:“好啊。”梁老师带我走到一栋楼房前。他打开房门走进去,屋里空荡荡的,正堂里摆放着祖先的牌位,还有灶神、土地神的祭拜处。房梁两边和中间还挂着红布和大蒜,红布已经很旧了,我好奇地问房梁上为什么要挂这些东西?
梁老师告诉我,这是当地的一个风俗,每家每户建新房的时候,都会在大梁的两边和中间挂上红布、红布袋、大蒜桔子。红布袋里面放着:古铜钱、柏树叶、爆谷、圆肉(龙眼果肉)、酒饼等,这些东西主要是辟邪和祈福。
挂上去的东西不用拿下来,它自己掉下来就掉下来,如果它自己不掉下来,就一直挂在大梁上,不管是多少年。梁老师说他家大梁上的红布、红布袋、大蒜桔子就是建房的时候挂上去的,已经很多年了。
村里的大祠堂远景(摄影 梁锦明)
梁老师家的祖屋是一栋二层小楼,在二楼阳台的房檐上有一个燕子窝。梁老师看了看燕子窝说:“这个燕子窝以前在一楼,后来村里的一些小孩子不懂事,把燕子窝弄掉了,捉小燕子玩。我回来又在二楼钉了两条铁钉,结果,第二年,燕子又回来在二楼做窝了,这个燕子窝已经有二十几年了,老人家说有燕子做窝,代表有生气,旺财旺丁。”
通过梁老师的介绍,我知道了当地的一些风俗,当地人不管到哪里谋生,只要赚了钱,就一定会回来修自己的祖屋,哪怕在祖屋里没有住过一天,也要把祖屋建好,每年都要回来祭拜祖先。
梁老师的父母已经到开平市工作了很多年,每年还是会抽时间回来祖屋看看,梁老师说他家所有的人都有一把祖屋的钥匙,就算是偶尔路过,他也会到祖屋看一下。据说从官堂村走出去的人,都会回来建祖屋,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有一把祖屋的钥匙。官堂村人把祖屋的钥匙带在身上的细节是我无意中看到的,这个细节却让我感动了很久。
村里的大祠堂(摄影 梁锦明)
为了让我更好地了解官堂村的历史,梁老师又约了在当地德高望重的廉伯跟我们一起采风。廉伯已经80多岁了,但身体还很硬朗。廉伯曾在官堂村当过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现在被大家推举为族长,廉伯跟我们讲了很多官堂村的故事。
廉伯说,在官堂村有一个挂灯的习俗,每年正月初十,只要是添丁的人家都要到村里的“灯楼”挂一盏灯,村里的人看见挂灯就知道是那家人添丁了。挂灯要挂一段时间,如果是灯里的油没有了,主人家就会去添一些灯油,每盏灯都有独立的绳索拴住,用铁钉在墙上固定,每次添灯油的时候,把绳索解下,把灯放下来,添完灯油再把灯挂上去,这个习俗在官堂村已经延续了几百年。
除了挂灯的习俗,官堂村还有敬拜土地神的习俗。每年的农历二月初十,是民间的土地神诞,家家户户都备三牲、做糍来敬拜土地神。听说以前还在门楼前搭戏台做大戏和木偶戏来庆祝,附近的村民都来观看。其中数抢炮最热闹,最具官堂村的色彩,现在还有一个地方叫烧炮地。
大祠堂内景(摄影 梁锦明)
大祠堂里的壁画(摄影 梁锦明)
大祠堂里遗留下来的石碑(摄影 梁锦明)
在官堂村有一座北帝庙和三座祠堂。村里的几位老人家和村干部一起带着我们去看北帝庙和那间最大的祠堂。在当地有一个说法,“有一百条大梁就可以建一间祠堂。”就是说有一百户人家才能建一间祠堂,从官堂村迁出另外立村的有十条自然村,总共大约有五、六千人,村里就建了三间祠堂,我们去看的是最大的一间。
北帝庙和祠堂刚好在一条路上,我们先去看了北帝庙,庙里的庙祝听说我们来,也热情地跟我们介绍情况。这座北帝庙听说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原来建的北帝庙曾经被毁,现在的北帝庙是在原址上按原样重建的。
北帝庙旁边的大榕树是原来种下的,已经有几百岁了。听说当年刮台风的时候,大榕树的树枝都刮断了,可奇怪的是,所有被刮断的树枝都是掉在庙前的广场上,整座庙宇没有被破坏,村民们说是北帝爷爷保佑的结果。
村里的北帝庙(摄影 梁锦明)
北帝庙内景(摄影 梁锦明)
北帝庙内景(摄影 梁锦明)
紧挨着北帝庙有一座文昌阁,以前,村里的人家只要家中有读书人,每年都会去文昌阁祭拜,祈求文昌高照,学业进步,金榜题名。敬拜文昌阁也是官堂村的一个良好习俗,激励着一代代的后人勤奋读书。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沧桑,但整座文昌阁还是完好的保存下来。据说,官堂村就是建了文昌阁,村里才出了五个举人一个进士,使这个小村庄远近闻名。
从文昌阁再往前走就到了村里的祠堂。进入祠堂是一个院落,前面的空地上种着几棵树木,在祠堂的墙壁上有一些精美的壁画。村长跟我说,那些壁画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在祠堂的一角,我看到了几块青石碑,上面刻着:“某某举人、某某贡生的字样。”村长跟我介绍说,村里曾出过五个举人一个进士。这些石碑是当年村子里那些考取了功名的人家来立的,就是要鼓励后人好好读书,有出息。这些石碑原来是立在院子里的,后来被人破坏了,就放在这里,以后要重修祠堂,还是会把这些石碑放回原处,看到这些古老的石碑,我好像看到当年那些苦读的书生,也嗅到了官堂村悠久的书香。
北帝庙旁的古树(摄影 梁锦明)
后来,我又多次到官堂村采风,又听到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廉伯也跟着我们去了好几次官堂村。官堂村是梁姓,开村的先祖就葬在一个叫莲花山的地方。莲花山不是山,只是一个地名。
在我的要求下,廉伯和梁老师陪着我去看了官堂村开村的先祖墓。那天,我们开车去看先祖的墓,先祖的墓在一片田地的中央,四周是稻田,种着水稻。安葬先祖的地方是一个高高的土堆,听说当年选址的时候,风水先生说这块地是风水宝地,这里正好是两江交汇之处,是“两水夹金”的福地。安葬先祖的地方就像一朵莲花,当地人说是“莲花飘蕊”,先祖就安葬在“莲蕊”中。
看过了梁氏先祖的墓葬,听了很多有关梁氏的故事,我对官堂村又多了几分崇敬,这个古老的小村庄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让我着迷,让我难以忘怀。
村里的小祠堂(摄影 梁锦明)
官堂村之行,让我感受到了开平乡间淳朴的民风,也让我去追寻那逝去的岁月。在这里仿佛时光倒流,那些埋藏在地下很多年的故事,一个个鲜活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感谢上苍引领我走进这个古老而神奇的村庄,能够让我触摸到她沧桑的容颜,嗅到那遥远的气息。
官堂村的村长跟我说,我能到他们那里采风他们很高兴,如果以后能够看到我写他们的村庄就太好了。其实,面对这样一个神奇而古老的村庄,我已经被迷住了,官堂村的故事太多了,整个村子都被故事包围着,每一棵树每一棵草都有故事。
官堂村风光(摄影 梁锦明)
不管岁月如何流逝,但村庄里的人们那种生生不息的血脉传承和对祖先的敬仰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这也许就是我创作灵感的源泉,我想我写碉楼的文学作品里一定会有官堂村的一席之地。
开平之行,让我遇到了很多很多的热心人,每到一个地方,那种浓浓的乡情总是让我感动。一路走来,我把那些感动的瞬间都记录下来,把那些热心人的名字一个个铭记心间。但愿上苍保佑,让我创作出反映碉楼的文学作品,我会把那些热心人的名字都写进书里,因为我的作品的创作,他们是最大的功臣。
乡村美食(摄影 梁锦明)
乡村美食(摄影 梁锦明)
摄影 梁锦明
官堂村风光(摄影 梁锦明)
官堂村风光(摄影 梁锦明)
官堂村风光(摄影 梁锦明)
官堂村风光(摄影 梁锦明)
后记:本文摘自娜朵著《秋过乌蒙山——娜朵手记》一书。标题有改动,因原文较长,这里只是节选。在开平采风的日子,碰到了许多感人的事情,也得到了当地父老乡亲的热情帮助,深表谢意!特别感谢开平市文化馆的大力支持!
开平碉楼是广东省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由我本人创作的有关碉楼题材的长篇小说已经完成了初稿(此书创作前后历时5年,书中很多故事的发生地都是以官堂村为背景创作的),这部长篇小说是我创作的《广东女人系列》长篇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三部,也是我的第12部书。
此篇微信首发和重发版的总阅读量已达6000多人(文后链接了首发和重发版),因为当时“朵朵随笔”没有编发视频的功能,无法让大家直观地欣赏美丽的官堂村风光和民俗风情。所以,特别编发新编版,增加官堂村的风光及民俗视频资料,与朋友们分享。
感谢梁锦明老师提供了官堂村的图片和视频资料。
重要信息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阅读“朵朵随笔”的文章,此篇微信使用了“超链接”功能。以后,在每一篇新发布的微信后面都会同时滚动推荐几篇“朵朵随笔”的热门文章与朋友们分享,请多关注。
特别说明:为了更好地宣传民族的文化,如有其他公众号要转载“朵朵随笔”的文章,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转自“朵朵随笔”公众号和出处。
温馨提示: 请多关注“朵朵随笔”
请多关注“ 拉祜族文化网”
(网址:www.lahuzu56.com)
微信是朵玫瑰花,多谢关注多谢转发。
作者简介:娜朵,拉祜族,在中缅边境一个叫孟连的小县城长大,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199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成了拉祜族的第一位作家。16岁开始发表作品,出版了11部书、2部个人艺术作品集(上卷·水墨作品,下卷·手机摄影作品)和4张个人原创民族音乐专辑(由娜朵作词、作曲),用六种语言(拉祜语、傣语、哈尼语、佤语、云南方言、普通话)演唱,发表文学作品300多万字。多部中短篇小说被收录于中国作家协会选编的《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第三批卷本(国家卷),作品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政府最高奖“骏马奖”,多部作品被云南民族大学作为本科教学内容;出版的短篇小说集《绿梦》填补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没有拉祜族作家文学的空白并被载入了文学史;个人小传被作为词条收入《中国少数民族大词典·拉祜族卷》《中国作家词典》,并被国家民委主办的《民族团结》杂志作为“中国少数民族英才”进行介绍。后来,因为命运的使然,作为“特殊人才”引进,从遥远的边疆调入广州工作;尽管经历非常简单,却不乏传奇色彩,曾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应邀出国访问;连续三年(2015年、2016年、2017年)获广东省音乐家协会颁发的“广东省优秀音乐家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作家。
娜朵主要著作:(1)报告文学集《民族·热土》(云南民族出版社1994年版);(2)中短篇小说集《绿梦》(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此书填补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没有拉祜族作家文学的空白并被载入了文学史,收录的短篇小说《蕨蕨草》荣获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政府最高奖“骏马奖”(新人新作奖);(3)民间文学集《拉祜族民间文学集》(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4)中篇小说集《疯兰》(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版);(5)纪实文学集《边地民族花》(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版);(6)纪实文学集《绿满拉祜山》(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版);(7)中国第一部拉祜族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母枪》(民族出版社2003年版)此书作为中国当代中国少数民族作家经典作品推出;(8)长篇小说《麻石街的女人》(花城出版社2006年版);(9)个人演唱专辑《拉祜情声——心灵的歌谣》(广东音像出版社2009年版);(10)长篇小说《骑楼里的女人》(云南民族出版社2011年版);(11)原创民族音乐专辑《妈妈背上的歌——拉祜山歌谣》民族语版,由娜朵作词、作曲、用五种语言(拉祜语、傣语、佤语、哈尼语、云南方言)演唱。(广东音像出版社2014年版);(12)原创民族音乐专辑《麻栗花——遥远的歌谣》普通话版,由娜朵作词、作曲、演唱。(广东音像出版社2014年版);(13)原创民族音乐专辑《拉祜山的传说——古老的歌谣》器乐演奏版,由娜朵作曲、配诗,著名国乐演奏家谭炎健教授倾情演绎。(广东音像出版社2014年版);(14)散文集《秋过乌蒙山——娜朵手记》(云南民族出版社2015年版);(15)长篇童话《边地丛林密码》(云南民族出版社2015年版);(16)娜朵艺术作品集(上卷·水墨作品《朵朵画语》·云南民族出版社2017年版)(17)娜朵艺术作品集(下卷·手机摄影作品《角落的倩影》·云南民族出版社2017年版)(18)原创民族音乐专辑(情歌专辑器乐版)《边寨恋歌——悠悠的歌谣》(广东音像出版社2017年版)。
微信是朵玫瑰花,多谢关注多谢转发。
长按二维码 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拉祜族文化网

推荐【朵朵随笔】的热门文章
(有关开平的文章)
【朵朵随笔】探寻匪巢
【朵朵随笔】赤坎的故事
【朵朵随笔】走进尘封的岁月
【朵朵随笔】古老的村庄—官堂村(节选)首发版
【朵朵随笔】古老的村庄——官堂村(节选)重发版
【朵朵随笔】碉楼与小镇(充满异国情调的乡村和童话般美丽的小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