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散文】情满农家 || 刘建霞

新用户点击上方“普洱雅苑”即可关注普洱雅苑相守文字,把心安放。让文字浸润生命,让心灵自由栖居,让灵魂充满诗意。一个根植于芸芸众生的平民文化平台,一个有见地、有温度、有真情的精神文化园地。情满农家文/刘…

新用户点击上方“普洱雅苑”即可关注
普洱雅苑
相守文字,把心安放。让文字浸润生命,让心灵自由栖居,让灵魂充满诗意。
一个根植于芸芸众生的平民文化平台,一个有见地、有温度、有真情的精神文化园地。
情满农家
文/刘建霞
我生长在豫西一个依山傍水、山青水秀的小村庄。村外清清的小河四季长流,是大人洗衣,孩子们嬉戏的绝佳场所。一排排靠山而凿、错落有序的窑洞冬暖夏凉,舒适宜人。院子里外或跑或拴的家禽家畜是那个时代庄户人院落最温暖的景致。
那年月,四孔窑洞的大院子是我们姐妹过家家、捉迷藏、玩泥巴的乐园,只要不打扰大人干活,就任我们去疯。那时,九口之家的大家庭人气鼎盛,一天到晚欢笑不断。院中随意觅食的母鸡和圈中正在长膘的半大子猪是母亲的银行账户。牛棚里两头大母牛是父亲耕作的得力助手,每年繁殖的小牛犊,稍长大点就是一项不菲的收入。
结婚后,来到一个陌生的院落,我和公婆以及老公的两个哥哥挤在一个狭长的小院子里。南北相对各三间的土坯房相距只有几步,站在自家门前泼水,稍不留神就会溅在对面哥嫂家的门帘上,更别说养个鸡、喂个猪了。我们一家四口蜗居在北厢房中的一间半小屋内,吃饭睡觉都在其中,十分拥挤和不便。十几口的大家庭虽然各自为政,互不干涉,但时间长了也难免锅碗碰瓢盆地,一地鸡毛。
那时我常常在心里想,啥时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门小院呀!
经过几年的实干拼搏,我们终于得愿以偿,买下了原部队二厂的一处小院。虽说是旧房子,可比以前的住处宽敞多了,睡有睡的地方,做饭有做饭的地方,儿子女儿也有了自己的独立房间,一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
小院位于两个自然村之间的一个小沟岔里,坐北朝南,青一色的红砖蓝瓦房。尽管离村子远了点,可院子大,四单元,每个单元内三室一厅。那会儿刚买下房,手头不宽裕,屋内并没有做过多收拾,只是简单地打扫了两个单元住人,剩下的两个单元就只放了些的杂物。
小院的长宽各有二十多米,稍呈长方形。刚住进时,我们在院中栽种了七八棵桐树 ,现已长大成材,笔直挺拔,遮天盖日,高大的树杈上几窝鸟鹊择枝而居。每天清晨,伴随着欢快的雀鸣鸟叫,我们便开始了繁忙而充实的劳作。
分别栓在两棵桐树上、一大一小的两只黄狗时而来回画圈,时而趴地摇尾,偶尔看到有外人经过时,就会发出阵阵一唱一和的狂吠。三只大白鹅昂首挺胸,总是迈着不紧不慢的八字步,傲气十足,间或也张开宽大的翅膀从这头滑翔到那头。几只鸳鸯鸭总喜欢飞临高高的屋脊,仿佛哨兵一样探头探脑。最惬意的当属那群春上饲养的鸡,偌大的院子也满足不了它们的自由,常常穿梭在院子周围的树荫里和草丛间觅食,就连下蛋也瞄准在了大门外的墙角处。到了傍晚,它们祖上爱飞的习性便暴露无遗,一个个飞上树,卧枝而眠。
大门外路边,一排排速生杨直插云天。路边的空地上,我们栽种的桃、石榴、葡萄、柿子等现正值挂果期。每到果实成熟时,随摘随吃,那带着晶莹露珠的果子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
紧挨这片果树的边上,我开了一小片菜园,种了些辣椒、豆角、青菜、西红柿等,产量虽不大,但品种齐全,长势喜人。做饭时,走下土棱,随手摘几根辣椒,打几个鸡蛋,再加上两个西红柿,然后取柴、点火、开炒。当红绿相间的色泽,熟菜香间杂着生菜味的气浪窜入我的鼻孔时,嘴内的口水便偷偷泛起,忍不住夹起一块送进嘴里。
哈,火候已到,咸淡刚好:掌柜的,开饭喽——
春天来了,大地复苏,春意盎然。在院里见缝插针的撒上指甲草、一串红、草芙蓉等各种花草的种子,在事先整理好的菜园撒上各色菜籽,栽上菜苗,静等它们在春雨的滋润下岀土长苗。眼看着针尖大的小芽芽一天天扩叶长高,心底的盼想也急切地生长开来。
夏天,整个院子被厚实的树荫盖得严严实实,既不用担心花草被强烈的阳光灼伤,也不怕屋内没装空调的烦热。荫凉里,正好借歇响的空档抓紧干些屋内院中的杂活。此时,院中的各色花草正艳,信手整一束插入瓶中摆在屋内,陋屋顿显一片生气,心底平起一层惬意。
秋天,晶莹的葡萄缀满了枝头,橘红色的石榴咧着嘴笑,火红的柿子在枝头吊耍。说到柿子,我旋柿子可是一把好手,旋的柿皮厚薄均匀,长而不断。将旋好的柿子串成串,挂在向阳处,红彤彤的柿子便一天天发蔫变软,由热情的红色逐渐变成了冷漠的深褐色。这时便可收起,装装入密封的容器中,静等长“霜”了。过不了几天,柿子果然就会华丽变身,通体裹霜,成为老少皆宜,甜得齁牙的柿饼了。
冬天,准确地说是到了下雪上冻,才是我们农民真正的假期。趁着空闲,男人们邀上三五个老友围炉煮茶,或对酒当歌,借酒消愁;或天南地北,海侃神聊。这当口,家里有什么摆什么,没有也无妨,只要有烟不断火、茶水管够就行,反正聚在一起也不是为了吃喝,只图个心里乐呵。尽管过后满屋狼藉,那也不大紧,袖子一挽,收拾一下便是了。毕竟,男人们强壮的体魄内同样也隐藏着一颗脆弱的心,适当的放松一下也无可厚非。那缭绕的烟雾就像就们的愁思,丝丝缕缕;烟头的红火光宛如他们心火,永不熄灭;而又黄又涩的茶水就一定是他们的酸甜苦辣了。
至于我们女人当然也不甘寂寞,三五成群,或跳舞,或做针线,三个女人一台戏地叽叽喳喳,咯咯嘎嘎,说些只有我们女人才能懂透的话题。
远离村子的我们,大冬天经常可以看到长尾巴灰鼠敏捷的身影。它们在树与树之间,枝与枝之间,上下左右来回弹跳蹦跃,活像一个个杂技演员。黑白相间的喜鹊总是不知疲倦地衔来细长的树枝搭建加固着它们的窝巢。偶尔还能看到灰鼠与花喜鹊打斗的可笑画面,那简直就是一场精彩的龙虎斗。有时候漂亮的大公鸡们也失去了绅士风度,不惜乱了羽毛,脏了身子,上演着血淋淋的“生死斗”。威风八面的大白鹅张开宽大的翅膀,把小黄狗撵啄的嗷嗷惨叫,讨饶溃逃。遇上这时候,我会耐心的看到它们战斗到最后,并用手机记录下这一个个精彩绝伦的瞬间。
在我的小院内,高兴了,随口冒出几句东拉西扯的歌词,不用担心是否扰民,也不管是否跑了调,只要开心就好。最爱唱的当属学生时代的老歌《我爱家乡的山和水》。 尽管歌词几乎忘光,只记得开头几句,但还是百唱不厌。邻居碰到了调侃说:“看你一天小曲唱着,洒落得美哩!”村里人也说我这几年咋身体好了,越活越年轻了!
有一首歌唱得好:“只要心情好一切都会好!”不错,只要心里有阳光,眼前便都是晴天。静下心来就会发现,雨有雨的曼妙,风有风的性格,雪有雪的浪漫与纯真。生活没有解不开的疙瘩,及时清零所遇到的不快和烦恼,删减生命中的哀叹章节,剩下的则是顺畅的心速,轻快的步履,花好月又圆,艳阳一片天。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场春雨刚停,我约上几个同伴,踩着露水和泥泞,一起去山上拾地软。山坡上,时隐时现的身影伴随着忽高忽低的歌声飘来荡去。
天是这般的蓝,山是那么的远,草尖尖是如此的嫩而鲜,我的心吆咋就这般爽又甜……
作者简介
刘建霞,一家庭主妇,川口乡南朝村人。从小喜欢阅读,近年来受川口文化交流群许多老师的鼓励鞭策,偶用笔记录生活中的点滴,捕捉瞬间即逝的感动。
友情推荐
《普洱雅苑》少年作文训练营春季班
开课啦——
《普洱雅苑》少年作文训练营已于2月28日正式开班,春季班时间为2月28日—7月28日。小班教学,作家授课,以评促写,评写结合,注重在丰富生动的课堂氛围中,引导、激发孩子们的写作兴趣,开启孩子们的想象力,让孩子们快乐学作文,开心写作文,变“让我写”为“我要写”。欢迎家长跟孩子一起到教室试听交流(可连续免费试听3堂课)。报名电话(与微信同号):17639808626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