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晚报》“林记出品”专版之高 方、林日暖散文

高 方、林日暖散文 “林记出品”——用文学实现家庭的精神聚餐(发表于2019年1月28日)《绥化晚报》编者按:“林记出品”被誉为国内独树一帜的“家庭文学写作工坊”,主办者是来自我市望奎县的一家人。公众…

高 方、林日暖散文

“林记出品”——
用文学实现家庭的精神聚餐
(发表于2019年1月28日)
《绥化晚报》编者按:“林记出品”被誉为国内独树一帜的“家庭文学写作工坊”,主办者是来自我市望奎县的一家人。公众号开办一年来,订阅者涵盖了全国所有省份和二十多个国家。推送作品被40余家报刊公开发表。“林记出品”有1人为中国作协会员,3人为省作协会员,3人为省评论家协会会员,有8人公开发表过作品,学历最高者是博士,最低者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林记出品”让人看到了健康文化、温馨氛围对家庭建设的重要作用,让人看到了文学对家教、家风的美好浸润,让人看到了一个和谐家庭在媒介时代的良性影响。“林记出品”未来的目标之一是在家乡建一座“林氏文学馆”,以一种公益方式参与家乡的精神文明建设。

西直南路18号
高 方
上大学的时候,绥化市西直南路18号是我的收信地址,那些承载亲情和友情的信件始终温暖着我。后来,西直南路18号成了我和报刊编辑的“枢纽站”——我寄稿子给他们,他们寄样刊和稿酬给我。直到信封上的“绥化师专”改成了“绥化学院”,直到“西直南路”变成了“黄河南路”,直到我的名字前边甚至不需要加上“中文系”或是“文学院”三个字,只要写上这个地址,我的邮件就会如约抵达。
在西直南路18号这个院子里教书的十五个年头,是我人生成长最为迅速也最见成效的一段时光。我一个小小的专科生陆续拿到了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收获了校园内外大大小小的奖项,职称也从讲师变成了教授。
很多年我都是一名写作教师。我在讲台上——不,有时我也会在校园的操场上——给学生上写作课,带他们看书读报赏花草树木,教他们描云绘雾写人间万象。
一个成了网络作家的理科旁听生在信里说,有一次找我谈创作时停电了,我们就在闪烁的烛影里聊了一晚上,后来我又举着那支蜡烛送她穿过了教工宿舍那条漫长而又漆黑的走廊。我早已不记得这样的事情。但回想起来,这支蜡烛也许就是我教师职业和写作信仰的隐喻,是西直南路18号给予我的永恒的神启。

兰兰观雪
林日暖
上铺兰兰来自福建,从没见过雪。她前一晚看过天气预报,知道凌晨会下雪,就调了一个很早的闹钟。
闹钟响起,她披了衣服就飞快地翻下床,兴奋地跑过去拉开窗帘,惊叫出声:“哇,好美,好开心哦!”
我也漫不经心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雪在北国足够稀松平常,我自然没有她那样初见的惊喜。雪还下着,如绵如絮。树上堆着雪,地上落着雪,楼下那片停靠的自行车就像陈列在白色羊毛毯上的展品。
在南开第一年这个有雪的早晨,新生宿舍走廊里回荡着不同专业女生的尖叫,她们奔走相告,“下雪了”似乎成为可以和皇帝御驾亲征划等号的大事。
兰兰一边匆匆穿外套准备去玩雪,一边疯狂地问我各种问题,比如要不要戴帽子,落在头上的雪化了会不会弄脏头发,书包放在地上久了书会不会湿,雪要下多久才能堆雪人等等。
前一晚兰兰设闹钟的时候我就把班级微信群调成了“免打扰”,早上七点半我进去扫了一眼,有几个人早就发了文字:“下雪了下雪了!!!”“南方人快起来看啊!!!”接着就是铺天盖地新鲜出炉的雪景图。
楼道里脚步错杂,热闹得近乎忙乱,有点像清晨有小贩叫卖的市集。
兰兰回到宿舍仍旧心绪难平,索性开了窗坐在窗台上继续看。忽然起了一阵风,兰兰大叫:“哇,快看,雪飞进来了,好棒哦!”

“林记出品”
——国内独树一帜的
“家庭文学写作工坊”
神存富贵心陶然,
诗文歌诵舞蹁跹。
疏食饮水传世久,
寻常人家有清欢。
此为一间家庭文学小铺儿。这里,可以看到喧嚣之外的一个安静角落,可以看到一个家庭的特殊文化和奇异追求,可以看到我和我可敬、可爱的家人,以何种姿态面对文学面对心灵――
如您有兴趣,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林记出品”!烦请您同时推介给今生愿与文学结一场尘缘的家人、好朋友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