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连载8《大文坊》第二十一期(总141期)小说坊

微旬刊《大文坊》第二十一期(总141期) 目 录北 岛:和弦(卷首)余晓飞:黄昏将近·外一首(诗歌坊)罗 红:那年月的军旅情怀(散文坊)林 仑:终南山(小说坊)周淑芳:什么是冬病,为何要夏治(养生坊)…

微旬刊《大文坊》第二十一期(总141期)
目 录
北 岛:和弦(卷首)
余晓飞:黄昏将近·外一首(诗歌坊)
罗 红:那年月的军旅情怀(散文坊)
林 仑:终南山(小说坊)
周淑芳:什么是冬病,为何要夏治(养生坊)
辛 琅:中国画集锦(书画坊)

终 南 山
文|林仑(陕西)
第八章
民以食为天。在饥饿的年代,中国老百姓显示出了坚强的忍力,尽管人人都在饥饿的边沿挣扎,但个个都很顺从,只要村里的钟声一响,不论半夜三更,或是严寒酷暑,人们都会很快地集中起来。忍着饥肠咕咕,吃了野菜吃麸皮,甚至连榆树皮也扒下煮的吃了,但没人偷拿生产队集体的东西。
老队长一嗓子吼出来,大伙按分工上了地,谁也不愿落在人后,尽管10分工才值一两毛钱。这是社会的悲哀还是历史的必然,还有待于历史的回答。
冬季是农闲时节,但终南山下的人们这个闲日最难熬,他们要利用这一冬的闲日子,扒食的鸡一样扒拉下今冬明春的粮食,以度青黄不接的难过日月。于是,为度生活,为了勉强活命,人们想尽了法子,把萝卜缨子一撮一撮绑在绳子上,挂到屋檐下,待到冬天食用。男劳们就三个一伙、五人一帮地联上伴儿,到一百多里外的渭北平原去买粮食。
买粮食的人通常要选在风大雪猛的黑天,这种天气把一路设卡的工作人员冻得受不了,都跑进屋里取暖去了,这买粮的队伍才会躲过去。若是运气不佳,被逮住了,不但没收了粮食,还会给你戴上投机倒把的帽子。
为了充饥,为了不被饥馑裹走生命,人们还是要冒这个险。
天黑得一米远谁都看不清谁,西北风带着怪哨往地上吹。耀昭、耀民带着耀禄三个人拉着两辆架子车整整走了一夜。大路前方有卡子,他们就绕到难走的小路上去。有时路过村庄,村里的大狼狗扑出来,吓得三人脸煞白,腿打颤,立在原地不敢动半步,直到好心的主人出来吆喝了那畜牲,他们才飞也似地跑走。
过了渭河、泾河,就到了渭北大平原。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旷野,让人一下子眼开心阔。这里土地肥沃,良田万顷,人们把分到家里吃不完的玉米、麦子卖了换些盐醋之类的调味品。
耀昭、耀民和耀禄走村串户买粮食,麦子不敢问津,三毛多一斤,而玉米只卖一毛八分钱。他们心里都有一本账,他们知道麦子是吃不起的。
一上路各自把家里焙好的上等食物——包谷面馍装上十几个,饥了,歇下来,从布袋里掏出冻得又干又硬的馍蛋子,香香地吃一个,仅止住饿就行了。他们谁也不敢多吃,怕接不住返回的口粮。玉米面做的馍疙瘩,经过风一吹,干硬干硬,一咬一个白茬,到了嘴里又粗又涩,但他们还是香香地大嚼大咽。吃完了,再抓两把白生生的雪往嘴里一捂,冰凉渗骨。不饥不渴了,刚才跑时出的汗也干了,抓起车把,驾起车辕又跑起来。
串了不到三个堡子,就装满了两架子车包谷,一车拉四个桩子,每桩子都是用粗线绳织起来的长细口袋,装满了足有百十斤,一架子车能拉四、五百斤粮哩。装满了粮食的架子车,耀禄拉不动,他只有跟在车后边撅着尻子往前掀。上了大路,天还没黑严,他们就坐在一棵大榆树下露出地面的粗树根上等天黑。
“这驴日的天,也不黑快些。”耀民耷着眼皮疲惫不堪地埋怨:“这球他妈的天,风咋也住咧。”
虽然季节已进冬入头九,那怕再冷再滑路再难行,他们也盼望天气越恶劣越好,这样以来,路上的卡哨就少多了。
耀昭感到瞌睡乏困极了,为了赶走瞌睡虫,他一挥胳膊站了起来,吟诵道:“……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你再甭吟诗咧,把人心都吟碎咧。”耀民的大眼睛盈着泪水,他拖着哭腔说:“日他妈,咱那鬼地方为啥老是叫人没啥吃?”
一绺寒风刮起,把异乡讨饭似的人的哭诉刮过来,折过去,传得又远又凄凉。
天一黑透,三个人立刻警觉地上了路。架子车在上坡路上吱吱扭扭,咯咯哒哒,驾辕的人尻子撅得比头还高,拉攀绳把肩膀磨得血红;车到半坡上,半口气儿不敢松,如稍有松劲,连人带车带粮就会倒滚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个时候,驾辕人的头几乎挨着地,汗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嘀哒,凹陷进去的肚皮鼓圆了劲。待拽上了坡,人也就如一瘫泥一样了。
逢着下陡坡路,人更是难受,双手把车把撑起,让车尾擦住地皮,把重力往后掼。就这还不行,负重的车把人推得直跑。这是一场人与惯力的抗衡,人挺着胸脯朝后仰,双腿撑硬往下行,双脚紧紧扣住地面,不敢打半点滑。腿哗哗颤抖,如通了电,抽了疯;牙齿咬紧,扛住,也不能让车把人推下坡。等下了坡,人浑身像被抽了筋,腿肚子又凉又麻,软得一站起直打摆子。
算起来耀昭、耀民和耀禄这一趟出来已经是第三天了。三个人还算顺利,东躲西绕,没被卡哨逮着。下了老牛坡离家就剩三十里路了,此时已是下半夜。一进南川县地盘,也怪,天又零零星星飘起了雪来。
“咱歇一下吧,我实在支撑不住咧。”耀民的双眼再也睁不开了,他嘴里刚刚啃进一口馍,声音也沙哑得不像他了。停了车子,一扑踏坐下去,靠在车帮上就睡着了。
确实是困乏到极点了,三个人横里竖里睡得昏昏然,直到一条大狼狗在不远处吠叫才惊醒他们。
睁开朦胧的睡眼,眼屎糊得眼仁啥也看不清,耀民一觉醒来,才发现嘴里还含着一口馍哩。揉搓下眼屎,立起身,三个人都感到浑身酸痛。抬眼西望,西边白鹿塬坡地里白茫茫一片,点缀在这其间的村落房屋三家一堆,五户一伙地散落在半塬坡上。塬根下的河,一条冰练似的在微亮的晨光里闪烁。南眺,终南山银装素裹,郁郁的松柏穿了雪袍更透出飘逸、潇洒,水晶般的墨绿更显出肃穆和庄严,给人以宁静坦然的姿态。
对于耀昭来说,这种苦行僧式的买粮行程,磨炼了他的意志和毅力,他暗自下了狠心,决不能像大哥耀祖那样,窝窝囊囊活人,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林仑,现供职于一新闻单位。十大青年作家之一。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客座教授。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评委,微旬刊《大文坊》编委会成员、兼“小说坊”主持人。已创作长篇小说《终南山》、《种子的翅膀》等六部,其中出版《终南山》《西天行》《苏武牧羊》3部;出版散文集《把梦种在时光里》一部。曾在《人民政协报》《中国文化报》《中国建设报》《中国旅游报》《新阅读》《格言》《意文》《长春文学》《莽原》《北方文学》《民族作家》《华夏散文》《散文世界》《长春》《绿洲》《躬耕》《吐鲁番》《辽宁散文》《散文选刊》《鹿鸣》《中国西部文学》《中外文艺》《荷花淀》《当代文苑》等国内诸多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等1000多篇。作品入选多个年度选本。
秦风唐韵:原名魏新亚,陕西西安人。理工科院校毕业。中学高级教师,长期从事教学工作,桃李满天下。学生们已在国内外为科研教学做贡献,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奉献力量。在教学之余,擅长诵读,钟爱文字,在《巴黎汉唐观察》《新时代文学》《词林诗苑》《陈言其诗文》,《泠泠清清》等众多平台发表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与众多知名诗人作家合作完成有声文字多部。长篇小说《终南山》将是魏老师与著名青年作家林仑合作,首次用秦腔诵读原汁原味的陕西话版的又一部力作。

《大文坊》微旬刊常年稿约
微旬刊《大文坊》面向全球华人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常年征稿。
具体要求如下:
一、闪小说、微小说,不超过千字;
二、纪实散文、艺术散文、游记散文、哲思散文、抒情散文,均不得超过2000字;优秀佳作可放宽至3000字。
三、相关“人物”纪实文学、报告文学,不得超过5000字;
四、诗歌,形式不限,不超过二十四行,最好十四行!
五、作品刊出之后,凡阅读量不足200人的作者,其作品《大文坊》今后将不再受理。凡阅读量达到500人以上者,作者可提出申请成为微旬刊《大文坊》签约作家。
创作要求:
立意广泛,出语要新,哲理深厚,造境空灵,雅而不俗,淡中有味。作品及个人简历(含照片),投微旬刊《大文坊》邮箱。446171638@qq.com
对于优秀作品及作家,《大文坊》可做出以下承诺。
1、对于优秀作品,本刊会选送参加全国各类正规的诗文赛事活动;
2、优秀作品可参加微旬刊《大文坊》年度文学奖项评选;
3、优秀作者亦可获得由《大文坊》微旬刊编委会推荐给国家级出版社出版个人作品集。相关费用自筹;
4、个人作品集可获得微旬刊《大文坊》免费广告宣传;
5、可以申请参加《大文坊》全国文学创作笔会活动。创作笔会主要内容:名家文学讲座、成员进行创作交流、参加创作基地写稿活动、参观基地环境。
6、条件许可的,《大文坊》亦可帮助召集作品研讨活动。但产生的费用个人承担。
微旬刊《大文坊》编委会
新疆名酒展示
亚麻籽,健康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