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文学*东方之子】*副刊17* 特推 沈书章专辑 小说连载

作者沈书章锋刃出击一九八一年夏。中越双方边境线拉锯战愈演愈烈。尤其云南边境更显突出。月月的锋刃中队仍然进行集训。从扬玉、王兰开始,整个中队的人都在进行封闭训练,几乎于外界隔绝。锋刃中队悉心苦学月月所教…

作者沈书章
锋刃出击
一九八一年夏。中越双方边境线拉锯战愈演愈烈。尤其云南边境更显突出。
月月的锋刃中队仍然进行集训。从扬玉、王兰开始,整个中队的人都在进行封闭训练,几乎于外界隔绝。锋刃中队悉心苦学月月所教的攀岩、跳跃、闪身、甩箭等一系列功夫。
月月始终少言寡语,她身后被称为阿美的白色小狼,是月月始终的跟随者。自云南边境负伤医好后,从未离开过月月。这种经历过生死的情感已经刻入双方的骨子里。
这日,c军接到命令,国安部s厅要求c军锋刃特别行动队长月月即刻报到。
傍晚,专送月月的直升机降落在北京郊外的专用机场。
囯安部s厅会议室。刘锋呈局长紧握月月双手说:就等你了……刘局讲,中越之战结束。但双方备战有加。警惕高度有防。关键苏方一名叫伊利史可夫的国防部将领在越南谅山某市失散。或许是隐藏,或许是死亡,重要的是他带着苏联给越方提供武器的明细帐单。更重要的是地对空导弹的价格谈判表。
由于我方迅速撒兵,又由于攻入谅山后,河内惊魂,苏联伊利史可夫不见了。这关系到戳穿苏越之阴谋,又牵扯到地对空导弹对我方之威胁。命令c军锋刃队出击,找到苏联人,拿回证据,粉碎国际敌对势力之阴谋!
锋刃的任务是潜入谅山市,寻找我方代号黑狼的人,追寻伊利史可夫。月月行礼:保证完成任务!

c军特工总部。中越双方战略沙盘显示着双方的兵力部署和重要火力点。
这是一次特殊的任务,寻一个人比炸毁一座城还要难。关键要悄然入境,迅速查寻。但中越战争态势短时间不会消除。而越南的支持方敌意十足,完全背离了国际公约……
月月讲:深入敌后,无论谅山还是河内,我们不占优势。等于河中捞针,林中寻参。最重要的是必须解决二个问题;一是懂越语且熟悉谅山风土人情的人员,二是俄语人员,一旦找到伊利史可夫,很难断定配合成度,或宁死不屈,对任务完成影响极大。
怎么有效潜入,不动声色达到目的是关键……c军特别情报处长走进月月讲:有二个人你一定喜欢……话音未落,丁二挺胸报到。月月笑了。又一人悄声进屋,月月又笑了,是王可和她师傅。月月知道王可有个苏联师傅,今天终于见了。可见c军情报处下了大功夫。
02二
中越双方边境线长达一千多公里。离谅山最近的是广西湾里镇,直线距离不到二十公里。而实际到达顺山走沟需二三天时间。
月月组成的特别突击队出发了。王可、丁二、王兰、月月加阿美一行打扮客家族山民模样顺着湾里镇向南部的谅山挺进。天微亮时进入零界点。这里除了一条土便道,便是一条水流小溪。在一棵大树旁,月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静静地望了四周山峦,她发现山林全是低丛长滕,根本无路可行,重要的是周边地雷密布。暗哨狙击隐蔽极深。翻山越丛林危险系数太高……
怎么办?突然阿美低呜声阵阵,且双眼瞪着月月,片刻功夫,一辆解放牌汽车转过山弯向她们驶来。尘土飞扬,轰隆作响,月月思绪飞转,说了声,全部顺路卧爬,准备夺车!一会功夫,汽车嘎停,越兵伸脖问怎么了,丁二嘟嘟囔囔说不清什么,越军驾驶员推门下车,刚要问话,阿美一下扑了上去,压倒在地,呲牙直对脖根,越军一下昏倒,月月说了声快,上车!丁二直奔驾驶室,拽着昏迷的越兵上车,行车一段后,月月突喊停!快叫醒越军,车由哪来?去何处?车上的铁箱装的什么?运往何处?
丁二拍醒越兵询问。一阵呜哩哇啦的对话,丁二讲:送物资到谅山越军警卫处……
月月讲,出发,奔谅山!


谅山。处于三面环山的地理位置。一条土公路从山根绕入市区。月月盯着越兵对丁二讲:告诉他,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给我们当向导,完事后放他回家……丁二对越兵讲述了意思。越兵不住地点头同意。几公里后进入谅山市区,月月讲这附近有藏车地吗?有!有。右边山林土路进几十米有山洞。按照月月示意,丁二地右打方向,进入山林的洞穴。
洞很大。洞外丛林挡口,隐蔽性很强。月月问:这洞是干什么用的?越兵讲,这是我兵站私用的,是长官们藏物之地,可惜谅山之战这些长官都死了,所以知道这洞的人很少。
月月点点头讲,好。车存这,你跟我们走,决不会伤害你。你如果透出信息,应该知道后果!越兵战战栗栗,一个劲点头。月月讲打开车上箱子,看看是什么?箱子打开了。是一些家庭用品和一些饰品,月月翻了几下,刚准备转身,又一个机灵回身,一个不起眼的化状盒里有一个小册子。月月拿起一看,是英文,思索了一会儿,便说出发吧。丁二随越兵前行,只要违背规则,直接扭断脖子。越兵一个劲点头,一定听话,一定!
一行人悄然出洞,向谅山市区走去。


谅山。如同大山旁边的一块石头。小草环绕四周,丛枝伸向左右。这块石头的周边已经消失了原本模样,但谅山的贫穷,是历史的真实。月月一行在市区的马路边吃着甜中带咸的糕和蛋花汤,眼神却不住打量四周……
突然一小男孩扑向丁二,满脸灰满身泥,丁二刚要起身,月月一把拉住孩子,问:想吃什么?孩子一挣扎,被月月一脚踢开足足四五米,轰隆一声巨响,震动四方邻舍。一身冷汗顺丁二身下流……
月月,你……月月一笑,你见过挨饿的人眼不盯食吗?你见过一个孩子左手要吃,右手抚腰吗?这是杀手!而且是死士,他们为一笔钱养家接受苏联特工死士培训,不求有功,只求灭掉一切危险来源。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想找几个人同归于尽,家中得一笔钱就功德圆满了。
可怜……月月盯着越兵讲,这死士是冲你来的,明白吗?越兵知道如果不是共党军手疾眼快,自已已经化灰了。
好了。丁二、我还有阿美一组去客边湖旁,其他人单行侦察,二小时内藏车洞见。
月月转身对丁二讲,记往:不要相信任何人。更重要的是任务。阿美头拱月月潜行独走。月月知道阿美发现什么啦……原来一个头缠灰布,身高足足180厘米的乞丐晃晃悠悠顺着一棵枯树一闪不见人影。月月眼扫四周,发现远处汽车马达声起。
客边湖是谅山客家族的湖泊。据说湖很邪。究其原因谁也说不清。傍晚,月月组汇集湖旁都摇头。月月笑了。大家一楞神她又笑了。
沈书章,1954年生于河南省洛阳市。1971年底供职于中铁一局四处。先后从事共青团、工会、党务等多项工作。2014年底退休。从七十年代末开始,自修了北京人文函授、黑龙江、山西刊授大学。曾在企业、中央、省、市报刊发表过消息、通讯、小说、散文数百篇。八十年代曾获得陕西省自学成才奖、企业优秀宣传干部奖等多项荣誉。
《西部情缘社》编委:
郭守忠 栗生华 张新德
段宝堂 雷天德 吴碧林
唐 寅 刘綏安 王兴忠
郭玉泉
《西部情缘社》
社长 总编 张海成
副社长 执行总编 贾玉鸥
(兼主任编辑)
特邀作家
史庆云 张 涛
唐华恩 王兴忠
张文峰 李俊平
魏 薇 乌 兰
公众号
《西部情缘社》
总栏目
《大西部文学》
专栏;
《书画人生》
《山河游记》
《童年智趣》
《读写鉴赏》
《兰亭雅集》
《诗歌如行》
《时光留声》
《见闻随笔》
《投稿须知》
一,在当月刊登三期专刊者成为登榜特邀作家。不满三期者自动落榜。
二、投稿题材不限,必须是正能量。
三、投稿作品请勿抄袭、套用,文责自负。
四、为了保持对文字的敬畏,投稿之前,请认真审核作品,确认文字、语句、标点符号正确,如有错误现象,作者自负。
本刊编辑部有对作品修改、编辑,排版、制作的权利。如有异议,作者可收回投稿。
最好的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本期编辑 雨荷
本期图 网络下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