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白帝城怀古/王院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当我踏上白帝城风雨廊桥的那一刻,三国中那些战争的硝烟,如同江面上丝丝缕缕的云雾,在我眼前沉浮飘荡。沿着陡峭的石阶,我一步步走向…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当我踏上白帝城风雨廊桥的那一刻,三国中那些战争的硝烟,如同江面上丝丝缕缕的云雾,在我眼前沉浮飘荡。
沿着陡峭的石阶,我一步步走向历史的深处。西汉末年,占蜀为王的公孙述,因城中白鹤井里白气氤氲,如白龙腾空,便自称白帝,改紫阳城为白帝城,但好梦不长,公孙述仅仅做了12年皇帝梦,就被东汉光武帝刘秀剿灭,留下千古笑谈。185年后,刘备在夷陵战败,兵退夔门,一病不起,在白帝城的永安宫,托孤于诸葛亮,白帝城遂名闻天下。
白帝城是刘备的魂断之地,一代枭雄从此告别历史舞台。在白帝庙的托孤堂里,大型彩塑“白帝托孤”,重现了那段历史故事。刘备身着黄袍,头缠红巾,被侍女扶起,半卧于病榻,悲忧地看着一个跪望、一个跪拜的皇子——鲁王刘永、梁王刘理,右手指着诸葛亮,在交待托孤大事,诸葛亮、赵云等文臣武将,神色凝重,或垂首转身,或低头拭泪,或惶然无奈,更衬托出悲寂凄凉的氛围。
在三国英雄中,我对刘备向无好感,尤其不喜欢《三国演义》中的刘备。一个织席贩履之徒,以汉景帝之后自居,打着所谓复兴汉室的旗号,收买网络人心,哭是他的制胜法宝,如丧家之犬,被曹操、袁绍、吕布追撵得四处乱窜,从孙权手中骗取荆州,取得立足之地,又夺取同宗刘璋的成都城,自立为王,在罗贯中的笔下,却成了仁义的象征,每每看到刘备摔阿斗等假仁假义的表现,我的心里如同吃了苍蝇一样的不舒服。但成王败寇,英雄不问出处,不管我多么不喜欢,甚至讨厌刘备,刘备还是建立了蜀汉王朝,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一席之地。
永安宫里,刘备自知大限将至,既懊悔战争的失败,更忧虑身后的社稷江山,北方的魏国,曹操已亡,继位的曹丕文武双全,东吴孙权正值盛年,知子莫若父,对于儿子阿斗的能耐,他比谁都清楚,于是,嘱托诸葛亮:“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这一番话可谓语重心长,也可以说一语双关,聪明盖世、能掐会算、上知天文、下通阴阳、三国第一智慧之王的诸葛亮,怎么能听不懂刘备的弦外之音,他在心里说,你这是把枷锁套在我的脖子上,把我架火上烤啊!不辅佐阿斗,不忠不义;把阿斗撇开,另立王朝,更是篡逆大罪,天下不容,岂是我这自幼受儒家传统教育、自比管仲乐毅之人,所能做出!于是,不管刘备的托孤之意真假与否,皇帝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诸葛亮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吞,涕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刘备还不放心,又诏敕太子刘禅:“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并嘱咐“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久久地凝望着诸葛亮,想从他沧桑悲苦的脸上,猜测他当时的心里活动。诸葛亮心里苦啊!从他字字泣血的前后《出师表》,可以感受他对刘家江山的忠心耿耿,他高洁的人格与忍辱负重,赢得了千古美名。但他纵有经天纬地之才,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奈何辅佐的阿斗,朽木难雕,烂泥糊不上墙,挽救不了蜀国江河日下的命运,诸葛亮死后,刘禅投降了魏国,留下“此间乐,不思蜀”的笑谈。
明良殿供奉有刘备、关羽、张飞的彩塑,寓意明君良臣。刘备成于义气,也败于义气。想当年刘关张桃园结义,“不能同年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日死”,历经浴血拼搏,在诸葛亮谋划下,三分天下,终成霸业。关羽被东吴所害,张飞替兄报仇,被部下杀头,身在成都的刘备,不听劝阻,执意帅兵为两个兄弟雪恨,都说哀兵必胜,但天不助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刘备命丧黄泉,蜀国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不知九泉之下刘备与关张兄弟相见时,有无痛悔?
武侯祠、观星亭、八阵图……白帝城的每一处古迹,都与三国有关,留下了无数诗人的吟赞、喟叹。我站在观星亭上,传说诸葛亮曾在此亭上,夜观天象,预测魏蜀吴三国的天下大势。依他对关羽过于自负的性格的分析,关羽把守的荆州必然被东吴夺回,吴蜀联盟分裂是迟早的事,于是,在他入川前,为防吴军来犯,特意在白帝城北岸的一片乱石滩,按八八六十四卦之状垒石为阵,形成一座宽六十米,长一千五百米的防御阵形,似一把大锁扼住长江门户,名曰“八阵图”,夷陵之战后,刘备败退,陆逊率得胜之师西进来至此地,见前面乱石堆砌,虽有门有户,但无一人一马,遂放马闯入阵中。谁知八阵图中立时飞沙走石,杀气四起,遮天蔽日,陆逊左突右冲,无路可出,疲于奔命,后幸得高人引领出阵,犹余悸未消地惊叹“孔明真卧龙也,吾不能及!”遂惶惶领兵退去。这一段,被罗贯中描写的绘声绘色,引人入胜。但小说毕竟是虚构,历史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已无法辨析,只留下这八阵图,供后人游玩。我的耳边响起大诗人杜甫的吟哦:“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那无数的英雄豪杰、风云人物,早已随历史的风烟飘散,只留下眼前白帝庙这褐红色的围墙、孤零零的宫殿、葱郁的竹林,伴着不远处江水不息的波浪声,一日日憔悴老去……
作 者 简 介
王院华,男,河南省灵宝市人,大学学历,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在《星星诗刊》、《小说月刊》、《杂文选刊》、《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金山》、《格言》、《辽河》、《解放日报》、《羊城晚报》、《扬子晚报》、《河南日报》、《大河报》等发表小说、诗歌、散文50余万字。出版有散文集《如歌的行板》。
关注微信公众号jgyxcpt
品读中国最美行走散文
投稿请附件发送个人创作简历和近期生活照
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重要提醒:征文将根据“文章点击率”、“打赏率”、“评委意见”评出“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及等级奖;获得各奖项的作品,新媒体《行参菩提》即获得版权,结集出版时不再向作者支付稿酬。
参加本次征文活动,即视为同意本征文启事的约定,评委组不再另行解释。
投稿方式:要求投送Word或WPS电子版稿件,不收纸质稿件,邮件主题请注明“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
征文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稿启事(2019年赛季)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记忆年少清明雨/杨树林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莒城里的“中国第一老街”/李守忠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兰亭说兰/程春深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收麦子/李天坤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夏雨平添一缕情/王晓璐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香包情/王小英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闪光的红宝石戒指/小白杨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郎木寺,救赎灵魂的地方/尚登英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失落的麦茬地/谢晓芳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不老的传奇和神话/庞玉生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感恩/李爱华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拾麦穗/谢晓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