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诗︱木公:暮光里的梯田(组诗)

木工·暮光里的梯田(组诗) Vol.00 木公,原名尹青松,“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新锐诗刊”推荐之“新锐诗星”。作品散见于《湖南日报》《邵阳日报》《邵东作家》“诗网络”“左诗选稿平台”“林萧传媒”…

木工·暮光里的梯田(组诗)

Vol.00

木公,原名尹青松,“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新锐诗刊”推荐之“新锐诗星”。作品散见于《湖南日报》《邵阳日报》《邵东作家》“诗网络”“左诗选稿平台”“林萧传媒”“斑竹文学选刊”“女娲抟诗”“凤凰花开诗刊”“绿汀文艺”等媒体。

暮光里的梯田(组诗)

暮光里的梯田

那些蜿蜒的句子

深刻于山苍老的额上

皱纹一样沧桑,醒目

这个坐在暮光里的老农

曾经用熊熊火把点燃夜色

灼烧出一行行生动的文身

沸腾了一段热血澎湃的青葱岁月

黄昏沉重的脚步声中

归鸦疲惫的翅膀

没有驮回

鲜花盛开般的城市灯火

与逃离皱纹的孩子们

啾啾虫鸣,陪伴

他细数被饥饿割出的道道伤痕

和淡去的稻香

父亲与野草的战争

与野草较劲了一生

父亲终于疲惫

像秋天田野枯灰的稻草人

一任那些手下败兵

在他捍卫的领土

安营扎寨,蚕食鲸吞

山坡,田地,阡陌,道路

直至将父亲和村庄包围

这个可恨而可敬的对手

雨水中一身戎装

缴获了父亲的锄头犁耙

把最后一把镰刀挂在子夜,并折断柄

日头潮湿,还没有点燃决胜战火

野草已经满山挥舞旗帜

战争无可选择

父亲退回土的怀里

默默

沉睡

将信将疑:李铁牛病了

李铁牛病得不轻

蜷在床上,一头乱草,眼屎蜡黄,脸色蜡黄

昨晚一点半,就散早场的,在他家打麻将的

堂客,对堆在沙发上腻电视的我,讲

记得他就是一头牛啊

田里,山里,河里,夜里,忙

春夏秋冬,一件汗衫

盛酒装饭,一个海碗

多久的事了,那时

村里没拆迁,我们家还住土砖房

铁牛老婆油菜花一样

还,不会打麻将

前天,我还看到他牵着只羊

说从乡下他二姐家弄回来的,准备养

我笑,吃草还是吃楼房

他也笑,就喂大把大把的时光

你也要注意啦,肥得个猪样

哦,快起来,宝崽的老师叫你去学校一趟

好像说考试又不及格,从不交作业

玩手机,骂同学娘,还晚上翻围墙

知道啦,知道啦,这崽子

走出门,迎面看到

闲在院子里的拖拉机

灰尘满面,锈迹斑斑,重病一样

老屋

老屋老了,大门洞开

像个没牙的老太

阳光,风雨和雪,一拨拨

从稀疏的瓦缝溜进来

泥地坑坑连着洼洼

土墙上一道道雨痕

深刻,散乱

汇入屋脚年年长高的青苔

娘远行之后

陪老屋说话的

就剩下门前发小——老槐

聊爷爷奶奶拜堂鞭炮一地铺红

聊我爹当生产队会计一把算盘

聊我娘过年砧板菜刀一片脆响

聊我大姐出生六斤九两

二姐出嫁单车是凤凰牌

聊我考上大学放电影

大弟招干小弟经商散烟芙蓉王

去年夏天,石板路被挖机挖断

老屋身边又走了一个伙伴

茅草趁着月色下山

将屋后的小路霸占

新修的水泥路灰着一张宽脸

整天趾高气扬人来车喧

燕子已多年不来

旧巢还挂在梁边

一只灰雀站在屋顶歇脚

叫声急促

震得老屋簌簌落灰

它飞过田野齐人高的杂草

和埋头草丛的背影

一滴水一样

融进暮色里

当代汉诗年度奖,还有2万元大奖等你拿……

2016当代汉诗年度诗歌大赛设年度金奖一名,奖金10000元,年度优秀诗人奖十名,奖金各为1000元。详情请关注当代汉诗微信号,进入公众号,点菜单“投稿须知”,查看“年度大奖征文启事”。

投票进行时/往期导读:读者投票七夕杯作品选登(13)往期导读当代汉诗︱斯琴卓玛:诗六首往期导读2016年度诗歌奖参赛作品︱黎艳:医者心愿(中药药名诗)往期导读乐虹专栏︱人在旅途(6)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548891006@qq.com2016年度诗歌奖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菜单“当代汉诗”,投稿及参赛当代汉诗2016年度诗歌奖的作者,请点菜单“投稿须知”,仔细读后再按规定向本公众平台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当代汉诗主编|邹陶然

微信ID:xxsk123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