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博物馆(黄汉亮|崇明抗战博物馆参观记)

崇明博物馆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退休多年了,确实有点孤陋寡闻。七七芦沟桥事变纪念日前夕,我看到网上登载崇明抗战博物馆的一则消息。在我的印象中,家乡崇明只有竖河镇大烧杀纪念馆…

崇明博物馆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退休多年了,确实有点孤陋寡闻。七七芦沟桥事变纪念日前夕,我看到网上登载崇明抗战博物馆的一则消息。在我的印象中,家乡崇明只有竖河镇大烧杀纪念馆,它建在1940年7月30日竖河镇日军大烧杀的遗址上,而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抗战博物馆。
当证实确有崇明抗战博物馆之后,决定前往参观。
首先,我在手机地图上找到了崇明抗战博物馆的具体地址,它位于崇明草港公路-前竖公路口南侧,从我家里出发,步行一刻钟,再乘半小时公交车就可到达。
那天,正值黄梅雨季节,时阴时雨。我和老伴利用停雨间隙,乘公交南堡支线,8点1刻就到达了目的地。
只见前竖公路西侧一排高大的楼房,底层门面是汽车修理所,工人们正在忙碌地工作着,外面停满了各式汽车。三楼位置的外墙面上赫然写着醒目的“崇明抗战博物馆”字样。楼梯门口挂着一块竖牌,上书“上海崇明竖新—抗日战争博物馆—张耀东题—三楼”。门牌号为“2773—前竖公路”。
走近楼梯口,见一位清洁女工正在清扫楼梯,说是要到九点钟才开始参观。我们只好耐心等待,清洁女工不等我们问话,便边清扫边热情地介绍开了。
“这个博物馆是私人办的,展馆是租借了人家企业的厂房改建的。
“姚志修,是出资人,老家住崇明竖新镇跃进村。1944年,在他出生前3个月,其父姚春英牺牲在崇明抗日战争中。姚志修毕业于清华大学核物理专业,后又赴英国攻读生物医学工程,获硕士和博士学位回国。他长期在上海交大医学院从事生物材料、生物力学和外科植入器械的教学和研究,是中国植入性医疗器械研发的权威。
尽管在学术上颇有建树,但乡愁永远是姚志修心中最柔软的花朵。2005年退休以后,他回崇明的次数更加频繁,去姚家老宅看看,在父亲当年战斗过的土地上再走走,凭吊日军大烧杀留下的断瓦残垣。令他感到忧心的是,家乡的小辈们似乎已经不太了解70多年前那段血与火的历史。
“周雄凯,主要展品提供人,与姚志修同村。他16年来一直在潜心寻觅与崇明抗战有关的实物和资料。周雄凯家距离竖河镇大烧杀遗址不到50米,他从小就听长辈们描述日军的暴行,并对看抗日题材的影视剧、文学作品格外感兴趣。爷爷去世时,将几颗当年废墟上捡来的日军子弹壳交到了周雄凯手里,这让他一下子萌发了收集更多崇明抗战实物的念头。
“龚家政,展馆文字说明撰写人,崇明知名作家,与姚、周两人同是竖新人。是他于2015年牵线,让姚、周两人相识。姚、周两人感到很意外,两人竟是同村,更没想到对方的想法竟与自己出奇的一致。医学博士与电脑维修员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经过商量筹划,崇明抗战博物馆于2016年冬开始筹建,经过两年努力,在2018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举行了开馆典礼”
……
清洁女工打扫完毕,将近9点。只见她衣服一换,搖身一变,成了讲解员。原来她姓严名霞,在博物馆里身兼数职。
我们来到三楼博物馆门口,门口的布置比较庄严。严女士征求我们意见,要不要讲解,我说,我们自己看吧。
于是,我们认真地参观起来。
展馆比较大,大概有300平米。

展览内容分成7个部分:
第一部分
1931.9.18~1938.3.27
崇明沦陷前的抗日救亡斗争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占领东北三省。远离东北的崇明岛军民,便开展各种形式的救亡活动。1937年八一三会战结束,日军加紧侵占崇明岛的准备,崇明军民枕戈待旦,准备战斗。
第二部分
1938.3.18~1940.7.29
崇明沦陷和“崇总”武装抗战
1938年3月18日,日军攻占崇明岛,崇明军民奋起反抗。随即在中共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下,创建了“崇明抗日自卫队”(又名“崇明县民众自卫总队”简称“崇总”)。“崇总”依靠民众与日军展开游击战、伏击战、运动战,打得日军惊慌失措。崇明成为长江三角洲武装抗战最顽强最激烈的地区之一。
第三部分
1938.5~1940.8
侵崇日军大烧杀
有侵略,就有反抗;有反抗,就有敌人的疯狂镇压。日军在崇明岛进行大规模的烧、杀、抢,崇明成为长江三角洲日军肆虐的重灾区之一,崇明军民忍受巨大的痛苦,继续进行抗日斗争。

第四部分
1940.8~1945.8.15
“崇总”北撤抗战
日军在崇明岛大烧杀,又拉网式搜查“崇总”游击队员,“崇总”被迫渡江撤往江苏北部(简称“苏北”)继续抗战,不久成为新四军的一部,屡创战绩。
第五部分
1940.8~1945.8.15
崇明地下抗战
1940年8月,“崇总”北撤,崇明武装抗战转入地下抗战。地下中共崇明县工作委员会(1939年8月成立,简称“崇明工委”)发动民众开展民运宣传、策反伪军、反日伪清乡斗争、打入日军内部营救抗日战士等一系列抗日活动,打得日伪军惶惶不可终日。
第六部分
1938.3.18~1945.8.15
崇明伤亡损失
日军侵占崇明岛七年又五个月,崇明人民生命财产遭受空前的浩劫,工农商学各业凋敝不堪。金戈铁马之际,哪及登记统计;纷繁尘世过后,难以清查盘点。如今,我们只能摘录《上海市崇明县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等书籍中的资料列表展示,可见一斑。
第七部分
1945.8.15~1946.12
崇明庆祝胜利
1945年8月15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崇明人民和全国人民一起,庆祝百年来对外战争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日军战犯和伪军汉奸被严惩。

由于展馆规定不允许拍照,所以展示的300多件难得的实物和大量珍贵历史资料和图片,恕我不能作为插图分享。
整个参观过程,我们用了近2个小时,可谓走马观花。
参观时间是短暂的,但收获还是不少的。我们看到了敌我双方的大量实物资料和图片。知道了崇明的抗战组织“崇总”和“崇明工委”组织领导抗战的实绩。知道了许多崇明知名抗战烈士的英勇事迹,他们是瞿犊、王进、蒋煊洲、金有祥、姚春英等等。看到了好多崇明籍爱国民主人士的抗日故事,有“王清穆大义凛然”、“蔡申甫誓不进城”、“陈干青八年隐居”、“徐不更戏弄日军”、“陶胜百自沉设备”、“龚秋霞吃辣拒唱”……看到了蟠龙镇沈氏三杰沈鼎法、沈鼎立、沈鼎台在抗战中的英勇事迹。同时,也看到了从浜镇“黄锦成”里走出来的富商、原崇明城里黄家花园的主人黄稚卿(伪崇明区公署长)沦为汉奸,被人民所唾弃的资料。
我们记住了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记住了铁蹄下的崇明人民所遭受的灾难和痛苦。记住了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记住了中国军队和人民的浴血奋战。
当我们离开博物馆时,严女士正在为一支30多人组成的老年人参观团有声有色地讲解着,听者目不转眼,全神注贯。
在乘着公交车回家的路上,我还在继续回顾着博物馆的展示内容,内心感到非常欣慰,终于有有远见者创建崇明抗战博物馆了,不忘日军罪行,传承抗战精神,珍惜民族独立。姚志修、周雄凯、龚家政等三位老师建馆不易、功不可抹。忽然又觉得我在留言簿上的留言“缅怀抗战英烈”过于简单了一点,下次再去参观时,应该补充成:
铭记日侵国耻,
缅怀抗战英烈。
坚持发愤图强,
筑梦伟大中华。
公交车继续朝回家的路上行驶着……心语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授权发布,任何媒体及个人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授权,并在转载时标明出处及作者,谢谢合作。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由作者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END –
——作者简介
黄汉亮  上海市崇明人,早年就读于崇明大同中学,在职中央农业广播学校毕业。曾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83302部队服役。长期在家乡农村工作至退休。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欢迎关注陆安心的私媒体“心语”。(微信号:anxin20141124)也可扫描上面二维码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感谢您的支持!
Copyright ? 2014-2020 心语文化

崇明博物馆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