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连阿胶汤(【科普文章】黄连阿胶汤)

黄连阿胶汤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黄连阿胶汤方出《伤寒论·少阴病篇》:“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者,黄连阿胶汤主之。”其组成与煎服法,原文称:“黄连四两 黄芩二两 芍药二两 阿胶三两 …

黄连阿胶汤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黄连阿胶汤
方出《伤寒论·少阴病篇》:“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者,黄连阿胶汤主之。”
其组成与煎服法,原文称:“黄连四两 黄芩二两 芍药二两 阿胶三两 鸡子黄二枝。右五味,以水六升,先煮三物,取二升,去滓,纳胶烊尽,小冷,纳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七合,日三服。”
仲景方被尊为“经方”,“经方”的特点是组方严谨,药味不多,只要对证,效如桴鼓。
我领略此方功效,是从一个26岁的青年男性开始,虽是二十多年前的病人,但印象深刻。他在二周前因发热被诊断为“散发性脑炎”,住院治疗后体温和其他指标均已恢复正常。唯彻夜不眠,观其舌红而瘦,苔黑而燥。恰合“热病伤阴,心肾不交”的病机。遂疏此方三剂。三日后复诊,黑苔转黄,睡眠安熟。
“心肾相交”(水火既济),是中医重要的脏腑基础理论。孙思邈《备急千金方》里说:“心者,火也;肾者,水也,水火相济。”可是正如周慎斋设问的那样:“夫肾属水,水性润下,如何而升?……心属火,火性炎上,如何而降?……”(《慎斋遗书卷一·阴阳脏腑》)
的确,人体内“心主火,居上焦,火性炎上。肾主水,居下焦,水主润下。”压根儿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怎么还会“心肾相交”(水火既济)呢?
“水”与“火”,是自然界矛盾对立的两方面。“水火不相容”常用来形容矛盾尖锐到不可调和的状态。但矛盾对立双方的对抗和排斥通常不是无限制的,一拍两散,走向绝离的极端情况很少。大多数情况下,在达到临界点时,便会转化为相互制约,而达到新平衡,最终形成一个稳态运行的体系。
心(火)与肾(水)的关系……打个非常不恰当的比喻吧……有点像太阳和地球,阳光为地球生物提供生长所必需的能量。可同时,直接的曝晒也对生物造成了伤害。地球一边接受太阳光热的赐予,一边借着火山喷发的微尘气体上浮,形成了大气层。这道厚厚的保护层,即调节稳定了地球气候,又避免了太阳直射的危害,带给了“裸猿”、“智人”进化的机缘。太阳与地球之间,这种给予伴随伤害,接受而又防御,即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斥,近不了还离不开的对立统一关系,正是人体心和肾交互作用的写照。心火下降,温暖肾水,使不过寒;肾水上升,抑制心火,使不过亢。心肾的交通制衡,造就了人体温暖适度,润泽合宜的大环境,成为其他脏器和谐运转的基础。《格致余论》上说:“人之有生,心为火居上,肾为水居下,水能升而火有降,一升一降,无有穷已,故生意存焉。”《证治准绳》也说:“心肾是水火之脏,法天地施生化成之道,故藏精神,为五脏之宗主。”
微妙的平衡,常会因任何一方,哪怕一点儿的偏差而打破。这种倾斜失衡的状态,即为“心肾不交”。
叶显纯老师在《论交通心肾》一文中,把“心肾不交”,分成“心火旺,肾阴虚”、“心火旺,肾阳虚”、“心气虚,肾阳虚”、“心气虚,肾阴虚”等四种证型。对应的,他提供了四种“交通心肾”的方案:“泻心火,滋肾阴,治用黄连阿胶汤”;“泻心火,助肾阳,方选交泰丸”;“益心气,助肾阳,如茯菟丸或《景岳全书》酸枣仁汤”;“益心气,养肾阴,可予天王补心丹”等。
还有其他作者做了更多的推演,兹不赘述。
《温病条辨·下焦篇》曰:“少阴温病,真阴欲竭,壮火复炽,心中烦,不得卧者,黄连阿胶汤主之。”“真阴欲竭,壮火复炽”八字,道出了“心中烦,不得卧”病机的核心。这种“烦”,用患者自己的话说:“一分钟都呆不住,光想溜达”,“躺下就‘折饼’,整宿睡不着”。这类患者标志性的舌象,按刘渡舟先生所形容:“舌光红无苔,舌尖宛如草莓之状,红艳,格外醒目。”见此舌,用是方,八九不离十。 
黄连阿胶汤组方原则,《注解伤寒论》云:“阳有余,以苦除之,黄芩、黄连之苦以除热;阴不足,以甘补之,鸡黄、阿胶之甘以补血。酸,收也,泄也,芍药之酸,收阴气而泄邪热。”个人认为,这是最好的阐释。
本方是苦甘咸寒、育阴清热的祖方。后世多用治不寐。张炳厚老师也以此方为核心加减,通治失眠。
沈仲圭先生在《新编经验方》一书中,载有“加味黄连阿胶汤”。作者自按:“本方以麦冬易黄芩,又加龙齿靖心阳,茯神安心神,夜交藤交阴阳,故对肾阴不足,心火上亢之失眠,用之有效。”对“心肾不交”型的失眠,更有针对性。
但是,黄芩、黄连终偏苦寒,阿胶、鸡子总归滋腻。若久服还要注意患者体质情况,随时调整加减。
曾治一老年女性,因析产而烦恼,半年来焦躁不宁,入睡困难,渐至彻夜不眠。来京诊治已逾四月,未稍获效。偶至我处。视其舌红无苔,舌体胖大。除述心烦不眠外,尚有腹泻,日七八次,是五年前结肠癌术后所遗也。予黄连阿胶汤加五味、地榆等。一周后来云:“此一周能顶前四月。”眠已大安。一个月后,已能酣睡至天明。唯腹泻未减。老人家倒不太在意,从手术完了就整天跑肚,睡眠好了就挺高兴,多拉一次少拉一回,也无所谓。可我觉得病只治了一半儿,总不够满意,仗着病人信任,便时加参术,更添香砂的调整方子。可是补气则苔腻,消滞则泻加,弄得很尴尬。一日忽悟道:“虽舌红无苔,但腹喜暖按,泻遇寒重。兼舌体胖大,得无寒湿乎?”遂于前方弃参术,独加炮附片少许,腹泻竟大减,舌体亦渐缩小。此案一炫于初效,二狃于舌红,忽略了素体脾阳不足、寒湿内停的背景。故为医者不可不慎。
前人还用此方治疗痢疾。如《医宗必读》:“黄连阿胶汤,一名黄连鸡子汤,治温毒下利脓血,少阴烦躁不得卧。”《温病条辨》:“春温内陷下痢,最易厥脱,加减黄连阿胶汤主之。”
近有学者称,黄连阿胶汤还能治出血、消渴、遗泄和皮肤病等等……。没关系,……只要辨证属“心火旺,肾阴虚”,什么病,都能用。所谓“知其要者,一言而终。”
又治一男性少年,在一年前,某次考试中,忽感头晕心烦,身体滚烫,测体温竟达40℃。急送医院,未查出病因,体温自退。后来居然只要考试遇到“烧脑”的题目,就会高热,伴有心烦莫名,夜不安寐。到各大医院检查都没有结论。后在某专科医院,诊断为“双向情感障碍?”,予德巴金、安坦、奥氮平、文拉法辛等治疗。心烦减轻,但仍会出现发热。每次都是高热,持续数小时到两天,吃不吃药自己也会退。老师亦知其病状,见其面赤烦躁,便放他休息免试。这日来我处就诊,视其舌红绛无苔,瘀斑隐隐,脉弦细略数。是“心肾不交”也。予黄连阿胶汤合桃红之类。两周后喜道:“虽仍时发高热,持续时间有缩短,且睡眠较前踏实了。”再两月,家属来云:“已一月未热,烦减寐安,尚有余力打电玩。”

北京中医药学会 ∣中医药人之家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黄连阿胶汤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