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才子书(金圣叹评点“六才子书” | 沈鸿鑫)

第六才子书 文/沈鸿鑫仰天高呼 挑战传统金圣叹的文学成就主要在文艺批评方面。他从小就喜欢批书,他说:“吾既喜读《水浒》,12岁便得贯华堂所藏古本,吾日夜手钞,谬自评释,历四五六七八月,而其事方竣,即今…

第六才子书

文/沈鸿鑫
仰天高呼

挑战传统
金圣叹的文学成就主要在文艺批评方面。他从小就喜欢批书,他说:“吾既喜读《水浒》,12岁便得贯华堂所藏古本,吾日夜手钞,谬自评释,历四五六七八月,而其事方竣,即今此本是己。”(《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序三》)明末清初,随着经济的发展,小说、戏剧等新兴文学样式空前繁荣,在文艺批评界,李贽、叶昼等人开小说评点、戏曲评点风气之先,其后风靡文坛。金圣叹则是集小说与戏曲评点之大成,而成为最具理论价值的一位文艺批评家。
金圣叹受李贽影响颇深,毕生反抗传统,“六才子书”的观念也是受李贽的启发。他认为天下有六大奇书,它们写得雅驯、透脱、精妙。他一律用才子书加以命名,第一为《离骚》,第二为《庄子》,第三为《史记》,第四为《杜诗》,第五为《水浒》,第六为《西厢记》,并对各书评批,合称《六才子书》。完成的有第五才子书《水浒》及第六才子书《西厢记》的评点,他对这两部书颇多删改之处,著称于世,影响尤大。所评杜诗,见《圣叹集》,还有天下才子必读书,节评《左传》《国语》《国策》《史记》等,共百余篇。他写的绝命词中有“且喜唐诗略分解,庄骚马杜待何如”之语句,可见对未批完的四部书还念念不忘。
历代正统文学家一般都轻视民间文学,文学批评中也没有小说、戏曲的地位,而金圣叹将向来不登大雅之堂的小说《水浒》与戏曲《西厢记》提高到与《离骚》《史记》相提并论的崇高地位。他明确提出《水浒》可与《论语》媲美,《西厢记》可作为童蒙课本而取代当时固定的“四书”。金圣叹这些主张是对传统文学观的大胆挑战,并被视为“异端”。
金圣叹接受了一些民主思想的影响,对封建统治者有所不满。他在《水浒》总批中说:“不写一百八人,而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揭示了“官逼民反”的观点。第五十一回,写高廉倚仗高俅权势,殷直阁又倚仗高廉权势,金圣叹批曰:“夫一高俅,乃有百高廉;而一高廉,各有百殷直阁……每一人又各养其狐群狗党二三百人,然则普天之下,其又复有宁宇者乎。”抨击了封建统治者的黑暗。他对梁山英雄也有过赞美之词,如“虎而不伤人”“有宰相胸襟”等。他在评点《史记》与杜诗时,也常常借古讽今斥责清廷的封建暴政。对反抗封建礼教的《西厢记》,热情地加以肯定,针对某些道学先生的攻击,他尖锐地反驳道:“《西厢记》断断不是淫书!断断是妙文!”它所表现的是“必至之情”,与《国风》没有两样。
有独到处
在艺术分析方面,金圣叹有其独到的地方,他的艺术分析细致、严密、精辟。李渔曾说:“圣叹之评《西厢》,其长在密。”他评《水浒》亦然,如评卷二十七“打虎”一节,原作对武松手中的哨棒前后描写18次之多,金圣叹一次次详加批注,分析了反复描写哨棒的艺术作用,十分精到。他不仅注意作品的各个细节,而且把细部与整体联系起来考察。比如,他把《水浒》当成一本大书,析为林冲传、武松传、宋江传及其他诸传,有的互相穿插,大传中有小传,每一传有一主角,这种崇尚整体美的结构论是不同凡响的。
前人评论作品较多注意文辞音律,而金圣叹把作品中人物形象的塑造问题提到突出的位置,并加以深入研究。金圣叹主张作家要刻画人物的独特性格,他说:《水浒传》“叙一百八人,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序三》)他又细致地分析道:《水浒传》只是写人粗鲁处,便有许多写法,如鲁达粗鲁是少年任气,李逵粗鲁是蛮,武松粗鲁是豪爽不受羁绊,阮小七粗鲁是悲愤无说处,焦挺粗鲁是气质不好。并论述了人物性格与景物、环境描写的关系。他评《西厢记》“赖简”时,指出尊贵、矜持的莺莺在一个静夜里,面对张生突然来临,张生又过分直率,近乎粗鲁,因此必不能耐,赖简是莺莺性格在特定环境中的必然表现。
点评一般比较琐碎,然而金圣叹却注意通过点评从理论上总结艺术创作的规律和技法。他说:“《史记》是以文运事,《水浒》是因文生事”,这就区分了史书与小说的不同特点。他还通过作品分析总结了一套艺术表现手法,如《水浒》中的倒插法、夹叙法、草蛇灰线法、绵针泥剌法、弄引法、獭尾法等;《西厢记》中的大落墨法、烘云托月法、狮子滚球法、月度回廊法等。如此细致、系统地总结艺术技法在批评史上并不多见。因此,日本文学博士笹川种郎在《中国小说戏曲小史》一书中说:“欲叙述中国戏曲史,必须有专章论金圣叹。古来中国小说戏曲的评家不乏其人,然巍然以卓见博识为一大家者,我以为惟金圣叹而已。”
当然,金圣叹把评论家的观点强加于原作者头上那种妄加删改以及形式主义倾向都是不足取的。鲁迅在《谈金圣叹》中曾指出:“原作的诚实之处,往往化为笑谈,行文布局,也都硬拖到八股的作法上。”关于金圣叹的评价,历代有所争议,其著作中确实也有糟粕的成分,然而总的来看,他不失为生活在封建时代的一位正直的文人,在文学评论方面更是一位很有建树的批评家。
(刊于2020年4月23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

点击下面链接,可读部分“朝花时文”近期热读文章:

从“岐山村”到“少年宫” | 曹可凡
范滂有母终须养 | 陈鹏举
江南风味腌笃鲜 | 沈嘉禄
有饼食 | 尔雅
人生海海,错了可以重来 | 麦家
谢谢你,陪我一起看过夕阳
骆玉明:我们仍对生命表达欢欣
江边旧居 | 郑宪
迟子建:白雪与乌鸦,微光与生机
“与子同裳”何以引起世人共鸣| 张立华
不过土灶台旁的过客 | 王太生
对话陈平原:文学的疗救功能,究竟体现在哪
作家张大春:孩子从甲骨文识字是最棒的开始
无论他的枪,还是他的笔,都体现了叱咤风云的时代精神 | 卞毓方
锅台边的暖 | 程果儿
村上春树:猫和书是朋友啊 | 林少华

这是“朝花时文”第2275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hw038@jfdaily.com。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

苹果用户请长按识别二维码,鼓励编辑

第六才子书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