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雪花飘/柳再义

提示:点击标题下蓝字“柳再义”,即可展开更多阅读。 雪花飘作者/柳再义 江南的雪其实是喜悦的,一年难见几回。啊,下雪了!下雪了!孩童和姑娘激动得跳起来。这银装素裹的世界,令人眼前一亮。孩子们堆雪人,打…

提示:点击标题下蓝字“柳再义”,即可展开更多阅读。

雪花飘
作者/柳再义
江南的雪其实是喜悦的,一年难见几回。啊,下雪了!下雪了!孩童和姑娘激动得跳起来。这银装素裹的世界,令人眼前一亮。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脸和手冻成了“红萝卜”,全然不觉。姑娘们穿着艳丽的红大衣,在冰天雪地里拍照。被雪擦洗的天空非常洁净,空气是清新的。姑娘和孩子们的笑声,也更加清脆。
江南的雪再怎么下,我都不觉得寒冷。也许是因为成年,因为防寒服饰的进步。在城里,高楼大厦的丛林,不大容易见到河流。自来水管里流动的是漂白过的长江水,下水道里流动的是新陈代谢后的垃圾。到了乡村,大雪封山,河流结冰,道路不见了,液体固化了,穷人的孩子穿着单薄的旧棉袄以及探出脚丫的破棉鞋,牙齿上下打着寒战。这鬼天气,咋的贼冷啊!
放寒假的时候,回家要走三五里路。一个村上的同学,扛了自己的椅子,背着书包回家。明明有路偏不走,而是在结冰的河沟里“开火车”,就是一个连着一个坐在椅子上,由一人来推。河面光滑如镜,摔跤是常有的事。记得当时年纪小,只看见河面平坦,不晓得暗藏危险。在冰薄的地方,有人掉下去了。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在广袤的天地之间,离开这个世界。
下了雪,田野犹如铺盖上白色的棉被,空旷,静谧。大地在沉睡。有几只不安分的黄鼠狼和灰色兔子出没。雪实在太厚了,动物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猎人举起手中的枪,瞄准,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悲剧发生了,鲜血把雪地染红。
童年的雪总是更冷,如童话嵌在记忆深处。雪天的童年在室外,在寒冷中。不象现在,隔着阳台和车窗看雪,一边冷,一边热。
刊于《姑苏晚报》
雪花飘
江南的雪其实是喜悦的,一年难见几回。啊,下雪了!下雪了!孩童和姑娘激动得跳起来。这银装素裹的世界,令人眼前一亮。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脸和手冻成了“红萝卜”,全然不觉。姑娘们穿着艳丽的红大衣,在冰天雪地里拍照。被雪擦洗的天空非常洁净,空气是清新的。姑娘和孩子们的笑声,也更加清脆。 江南的雪再怎么下,我都不觉得寒冷。也许是因为成年,因为防寒服饰的进步。在城里,高楼大厦的丛林,不大容易见到河流。自来水管里流动的是漂白过的长江水,下水道里流动的是新陈代谢后的垃圾。到了乡村,大雪封山,河流结冰,道路不见了,液体固化了,穷人的孩子穿着单薄的旧棉袄以及探出脚丫的破棉鞋,牙齿上下打着寒战。这鬼天气,咋的贼冷啊! 放寒假的时候,回家要走三五里路。一个村上的同学,扛了自己的椅子,背着书包回家。明明有路偏不走,而是在结冰的河沟里“开火车”,就是一个连着一个坐在椅子上,由一人来推。河面光滑如镜,摔跤是常有的事。记得当时年纪小,只看见河面平坦,不晓得暗藏危险。在冰薄的地方,有人掉下去了。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在广袤的天地之间,离开这个世界。 下了雪,田野犹如铺盖上白色的棉被,空旷,静谧。大地在沉睡。有几只不安分的黄鼠狼和灰色兔子出没。雪实在太厚了,动物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猎人举起手中的枪,瞄准,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悲剧发生了,鲜血把雪地染红。 童年的雪总是更冷,如童话嵌在记忆深处。雪天的童年在室外,在寒冷中。不象现在,隔着阳台和车窗看雪,一边冷,一边热。
刊于《姑苏晚报》

中国 南京
长按 识别 关注
作者简介
柳再义,《读者》杂志签约作家,诗人,省级报纸副刊主编。所著作品清新雅致,内涵深邃,娓娓道来,温暖心灵。入选新加坡全国中学课本,被南京电视台采访报道。
【版权声明】
1、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柳再义,并注明公众号:柳再义(ID: liuzaiyi6666)
2、图片音乐来自网络,属于原创者,如有疑问,请与本人联系,及时处理。
苹果用户赞赏专用二维码
江南的雪其实是喜悦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